话痨杂食慢更型菜鸡选手

【仓安】播出事故

·无脑甜饼,短且ooc

·美食博主仓×时尚博主安

*「」里的内容是弹幕!


镜头摇晃了几下,几秒后摆正了。

“看得到我吗——?”

伴随着一个男声响起,镜头画面里出现了一个栗色中分短发的男孩,他五官英俊,鼻梁特别高,但脸颊有点歪,还缀着几颗痣在脸上。


「能看到w」

「秋葵桑今天也超级帅!」

「今天打游戏还是做菜?」


“今天做菜哦,”大仓笑着说,然后他的视线看向了画面外的某个地方说,“要麻烦你啦。”


「诶诶诶今天家里有人??」...

2018年对po主的印象

理理我叭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今年也想知道(:з」∠)_


总结还没做完,因为今年末尾还有计划的几篇文没有发出来,暂时还不会发文档总结(:з」∠)_


车车都在ao3,可以自行搜索文章名字看噢੭ ᐕ)੭*⁾⁾

不记得的可以私信我w


那么今年有人理我吗155551( •̥́ ˍ •̀ू )

【双桶/仓横】默冬潮汐(上)

·双向暗恋的学弟仓×学长横

·he,ooc


——


他的金发十分耀眼,肤色白皙得过分,身体笔直而修长,他的头顶落下四月的温暖光晕,似乎连睫毛都在发光,原本锐利的神色都因为暖阳柔和下来了。他就站在樱花树底下,似乎是在等着什么人。

暖意甚浓的四月才刚刚开始,他就已经要离开了。

而他离开之前,想要见一个人。


一声雷响惊醒了睡梦中的男人。


他迷迷糊糊地爬起来,打开手机一看,凌晨两点。

灰暗沉重的云层已经缓慢地压了过来,他直...

【仓安】有关于他碎片式记忆的一生

·短,ooc


「马里亚纳海沟下没有呼吸的鱼骨碾碎的泡沫,白雪倾下而将临融化四散的冰川」


男孩的脸现出来了。

金黄的光线从他后面落下来,将他的后脑勺照得毛茸茸的,带着一圈金边,他的面容藏在并不深沉的阴影里面,带着柔软又青涩的味道。
他似乎正聚精会神的看着什么,也许是一场篮球赛,也许是一对情侣的吵架,也许是一群少年人平常的走过。
然后他注意到了,他笑了一下,低下头去,耳畔的碎发滑下去,露出他通红的耳畔,半晌他扬起眼尾看过来,笑纹...

因为大家都知道的各种原因,本子出不了了……我之前找的代理现在也不做了……我自己也确实不想冒这个风险(*꒦ິ⌓꒦ີ)

仓安本子的文章我一共准备了一个中篇和三个短篇,短篇基本都还只差结尾了,中篇还没写完,这之后会陆陆续续的放上来,之前的试阅会删除然后重新开一个连载,希望大家谅解

近期可能不会开车了,之前的车我都转成自己可见了,等风头过去之后会重新开放(应该)虽然我们圈还是很冷可是我真的怕( •̥́ ˍ •̀ू )

以上

【bj/亮横】类似月震

·虽然不太明显,但真的是双向暗恋!

·涉及一部分亮横的车窗描写(……?)

·短,俗套且极度ooc


——


一九六九年,美国科学家乘阿波罗号首次登上月球,在月球上安置了五台月震仪。

从此月亮不再是无声的孤星,尽管人们每一次抬头仍肉眼可见它温柔的、平静的外壳,却不可窥见它内部的每一次漫长的震动。


——


锦户松开手,看向横山,可眼前的男人已经早已别开了眼睛。

他垂着眼睛,被锦户握过许久的手指在松开时仍不算温暖,他抿着嘴唇,短促地道...

【仓安】小艺术家先生

·证明我其实也会说相声的(不

·甜且沙雕,必然ooc
  
  


01.


  安田章大,大阪无限大学数字媒体学院艺术设计系,大四,现在面临着目前21岁人生里最大的困难。


他看着眼前的歪脸高个子,之前还觉得他帅气的想法全没了。


高个子——大仓忠义冷漠地看着眼前穿的花里胡哨的小个子学长,手里还端着刚出炉的面包,第二次回答道:


  “我觉得我说的很明白了,不。”
  


02.


  安田收到导师节目邀请时,他第一反应就是我个画画的要去表演啥?现场画速写?


  导师笑着说:“你之前不是和我提了人体彩绘这个想法吗?做成节目的话效果应该...

在我初中的时候,有个男生喜欢我,喜欢到什么程度呢,大概就是全班都知道了的程度。

而他做的一些事,我至今都起鸡皮疙瘩,无法释怀。

那时候我们班是单人单座,他的位置在我的右斜前方,有一天上课的时候,化学课,老师在讲卷子,我就埋着头做笔记,然后一抬头发现他桌面空空,只摆着一面镜子,那面镜子稍微倾斜,把我完完全全的照了进去,然后他就趴着盯着镜子,嘴角还带着笑。

我立马用手把我的脸捂住,他就似乎有点委屈地转头来看我,我没理,咬牙切齿地想办法,但碍是课上我没法直接冲过去骂他,而且手才挡了一会就又要放下来写笔记,我快疯了,恶狠狠地低声警告他:

“如果你不把镜子放下来,就算在课上,我也要揍你。”

大...


诚实,率直又温柔

一直闪闪发光下去噢

【BJ】远春

·亮酱在果酱上的《春よ、来い》来的灵感!如果可以的话,推荐听着歌一起食用哦!

·万圣节没有糖只有刀(……

·横亮横无差

·短,ooc

 

 

 

 

 

 

那一年的冬天来得格外早,锦户早早地就穿上了厚实的羽织。

 

自从家主病了之后,他就很少再出门了,每一日都寸步不离地陪在他身边,可是家主一天当中醒着的时候越来越少,大多数时候,锦户都是沉默地坐着,望着纸门外的矮松。

男人的面容越发没有血色,他原本就纤细的身躯现在更是控...

【双桶/仓横】金鱼不归海(下)

·杀手仓×少爷横

·地名瞎取的

·流水账,ooc

·前文走这——



横山被大仓一把揽进怀里矮下身子,他不自觉地抓紧了大仓的衣角,逼着自己咽下滚到了喉咙口的声音,他听到大仓沉稳的呼吸,也听到车外不远处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有人缓慢地踩过树枝枯草。

大仓从椅背后面露出眼睛盯着车后玻璃,树影重重间隙里只能看到模糊的、灰暗的影子缓慢掠过。

他从裤腰后摸出手枪,抿紧了嘴唇——如果那人再靠近半米他们就暴露无遗了。

然而就在那人快要踏进大仓射程范围时,他的脚步忽然停住...

【BJ】未至言

+这次也是锦户先生的暗恋语录哦
+左右无差
+ooc,短

——————————————————————————

『零』

“有人说人的这一生有两次死亡。”
“第一次是生理性死亡。”
“第二次是被人遗忘之时的死亡。”

“可是你知道吗。”
“我在这之前还有一次死亡。”

“那就是你松开我手的那一刻。”
“我的第零次死亡。”

『金发』

“我有时会突然想念你的金发。”
“它让你看上去锐利,漂亮,桀骜。”

“又遥远。”

“就像童话里的某个精灵先生,从月中来,回光里去。”
“这是我最害怕的事情。”
“一想到你如果有一天要从我身边消失,我就觉得我的心头被什么利爪狠狠地捏住了,尖利的指甲嵌进柔软的皮肉里,鲜血淋漓...

一条咸鱼的说明书

你好我是鸠巳,叫我94就好啦|ω•`)

是个亮担,主产仓安,BJ,双桶,偶尔掉落其他cp,总之就是个杂食动物,介意慎fo哦(*'ε`*)
感谢大家的红心蓝手评论!评论我一般每条都会回复的哦!虽然回复的话会很语死早但是请相信我感激的心!੭ ᐕ)੭*⁾⁾
一般不开放转载权限,请见谅!

是个话痨,偶尔会叨逼叨些日常|ω•`)
很好说话,雷点也很低,找我聊天完全ok哒(:з」∠)_

我这么菜还能得到大家的支持真的非常感谢!!!(鞠躬

后半夜的时候,他醒过来了。

床边就是窗户,紧紧拉着窗帘的窗外传来密集嘈杂的雨声,也不知道是怎么个下雨法,也不知道雨水落在什么地方,雨声一会轻一会重,徒生起了一股凉意。

他搓了搓裸露着的、凉冰冰的两臂,然后缩进了胡乱裹在身上的毛毯里面,他抬起脚,把多余的毛毯压到腿下面,他几乎把自己裹成了一只蛹。

手腕应该是被蚊子咬了,很痒,他一边挠着一边试图把脸埋进毛毯里面。

然而失败了。

他重新抬起头,终于妥协似的拿起了床边的手机,哪怕亮度已经开到了最低但此刻去看已经非常刺眼。

“4.01”

他叹口气把手机放回去,在床上翻滚了好几下才终于接受了两个小时后就要被迫起床的事实。

半夜看手机这件事仿...

【双桶/仓横】金鱼不归海(上)

·杀手仓×少爷横

·地名瞎取的

·流水账,ooc


>


涨潮了。


>

颠簸的路途让大仓觉得这并不算很新的车就要散架报废在这田野间了。


视觉受限的现在就是横山能够清楚地听到身边男人的呼吸,他似乎有些焦躁——也不怪他,在这种田野上载着眼睛受伤的人本来也就非常令人心烦的事情,就连他的烟都抽掉了三支了,现在嘴里还叼着一根,也不知道是不是最后一支。横山觉得他没有扔下自己自生自灭就已经是可以称得上是大好...

1 / 12

© 鸠巳六米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