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痨杂食慢更型菜鸡选手

【BJ】未至言

+这次也是锦户先生的暗恋语录哦
+左右无差
+ooc,短

——————————————————————————

『零』

“有人说人的这一生有两次死亡。”
“第一次是生理性死亡。”
“第二次是被人遗忘之时的死亡。”

“可是你知道吗。”
“我在这之前还有一次死亡。”

“那就是你松开我手的那一刻。”
“我的第零次死亡。”

『金发』

“我有时会突然想念你的金发。”
“它让你看上去锐利,漂亮,桀骜。”

“又遥远。”

“就像童话里的某个精灵先生,从月中来,回光里去。”
“这是我最害怕的事情。”
“一想到你如果有一天要从我身边消失,我就觉得我的心头被什么利爪狠狠地捏住了,尖利的指甲嵌进柔软的皮肉里,鲜血淋漓...

一条咸鱼的说明书

你好我是鸠巳,叫我94就好啦|ω•`)

是个亮担,主产仓安,BJ,双桶,偶尔掉落其他cp,总之就是个杂食动物,介意慎fo哦(*'ε`*)
感谢大家的红心蓝手评论!评论我一般每条都会回复的哦!虽然回复的话会很语死早但是请相信我感激的心!੭ ᐕ)੭*⁾⁾
一般不开放转载权限,请见谅!

是个话痨,偶尔会叨逼叨些日常|ω•`)
很好说话,雷点也很低,找我聊天完全ok哒(:з」∠)_

我这么菜还能得到大家的支持真的非常感谢!!!(鞠躬

后半夜的时候,他醒过来了。

床边就是窗户,紧紧拉着窗帘的窗外传来密集嘈杂的雨声,也不知道是怎么个下雨法,也不知道雨水落在什么地方,雨声一会轻一会重,徒生起了一股凉意。

他搓了搓裸露着的、凉冰冰的两臂,然后缩进了胡乱裹在身上的毛毯里面,他抬起脚,把多余的毛毯压到腿下面,他几乎把自己裹成了一只蛹。

手腕应该是被蚊子咬了,很痒,他一边挠着一边试图把脸埋进毛毯里面。

然而失败了。

他重新抬起头,终于妥协似的拿起了床边的手机,哪怕亮度已经开到了最低但此刻去看已经非常刺眼。

“4.01”

他叹口气把手机放回去,在床上翻滚了好几下才终于接受了两个小时后就要被迫起床的事实。

半夜看手机这件事仿...

【双桶/仓横】金鱼不归海(上)

·杀手仓×少爷横

·地名瞎取的

·流水账,ooc


>


涨潮了。


>

颠簸的路途让大仓觉得这并不算很新的车就要散架报废在这田野间了。


视觉受限的现在就是横山能够清楚地听到身边男人的呼吸,他似乎有些焦躁——也不怪他,在这种田野上载着眼睛受伤的人本来也就非常令人心烦的事情,就连他的烟都抽掉了三支了,现在嘴里还叼着一根,也不知道是不是最后一支。横山觉得他没有扔下自己自生自灭就已经是可以称得上是大好...

谁来陪我玩啊155551
我也想被夸…(超小声(:з」∠)_

20岁的最后一小时了。

今天和朋友提前去庆祝了生日。收到了礼物,也获得了祝福。
其实是很开心的一天。
可是却又好像没有那么快乐。
喜欢的那个人今天也来了,聊天时他开心地说大概再过半年他就可以脱团了。我那一刻突然顿住了,嘴里的食物都变得难以吞咽下去。我看着他,他清秀的面容在昏暗温暖的光线下显得那样柔和,却又有着让我觉得扎眼的笑意。

——因为那不是为了我。

人这一生,求而不得,是种什么苦呢?
我不明白。
但其实说到底,我连求都没有求过,自然不得了。我只是看着他,只是默默地看他而已,那只想要触摸却又收回的手只不过是我单方面的渴望而已。
单方面的,希望他能看看我。
可是果然是不行的。
我好多次都想劝自己放下吧,...

从我初中起,我爸就在每年画很大的山水画想上国展,可是每一次都被刷下来,每年四川报名的人那么多,他却只能拿着被退回来的照片叹气说下次该怎么画,他也曾经一度怀疑是不是相机拍出来的画不清晰,是不是打印店的质量不好,他换了好多家打印店,只为能最大限度呈现出他的作品。
而只要我在家的话,投稿前他都会拿着几张打印出来的照片问我那一张好,上一次我选了之后他就直接拿着去投稿了,然而还是被刷下来了。

今天照例和爸妈出门散步,家里小区很暗,路灯昏黄,快到家时他突然告诉我他这次国展的初试过了,全四川过了初试的只有五个人,他就是其中之一。
我愣了一下:“那你上国展了?”
他回答我:“没有,复试被刷下来了,四川复试过了的只...

这几天老是在下雨。
淅淅沥沥,飘忽又密集,露重寒冷,每天晚上我都要缩进被子里,只露出一只手拽着枕头边鲨鱼玩偶软软的鳍,或者抓着它呈‘Y’字型的一侧尾巴。
雨水大的坏处就是洗好晾晒的衣服摸上去老是没有完全干透的感觉,总觉得是潮潮的,令人苦恼。
今早醒来时天还未亮,黑漆漆的,寝室里只有阳台外路灯投射进来的一点橘色灯晕,它们被切割成整齐的四边形,齐整又稀薄。

我昨天给自己手机换了个膜(废了一张),又换了个壁纸,感觉自己就像换了个新手机一样!回家之后还可以拿到送到家了的新手机壳!
我的新衣服,碟都已经送到了家里,回去就可以享受拆快递的快感了!开心!

最近在看非天夜翔的文。
他应该是我最喜欢的耽美作家了,我非...

之前挂掉的档已经全部补好啦,全部都是走ao3哦w
如果我有疏忽掉忘记补的链接可以评论底下留言我去补哦(:з」∠)_

【双桶/仓横】大人的礼物

·惩罚游戏的带肉短篇,交作业的最后一篇

·应老师要求,肉的部分三千字,我对天发誓绝对三千字!!!!!(虽然不好吃可是我还是写到肾虚……

·是群里的脑洞我拿来扩散了一下!


「大人的礼物」


FIN.

感谢阅读!!!!!

到此那个作死游戏我就还完债了!!!!!终于啊!!!!!

这篇肉真的我写的心力憔悴…写得肾虚……如果不好吃也不要告诉我(…

是群里看到一张横的图后大家脑补出来的,我就把这个写了,如果触到了你的雷点我深感抱歉qwq

希望大家能喜欢!喜欢的话给个心心或者评论叭1551


+有过激幻想
+只是我的脑内垃圾

当我看向你的时候,你忽然把视线转开了。

你纤细的脖颈就暴露在我的眼里,在阳光底下我甚至能看到青色的血脉。它们埋藏在你的身体里,布满你身体的每一个细节。
你栗色的头发泛着温柔的细软模样,你的瞳孔印出浅淡的街道景色,你的一切都是干净的,井井有条的。
而我却不是。

我希望你的眼皮沉重似有千斤重,我希望你的嘴唇被一个拙劣的亲吻破开皮肉,流出鲜艳的血来,我希望你的耳朵尖被尖锐的刀刃划破,刺上那个伤害你的人的名字,我希望你的脖颈被紧紧勒住,抵着你的喉结,上下不得,让你吐露不出那些因痛苦而肮脏的语句。
我希望你的胸尖被刺穿,扣上那只独属的环,希望你的腹部被纹上你喜爱的猫咪,流...

快要两点半了,我还没睡。

重新看完《天王》没想到就已经这个时候了,虽然我知道剧情,但是我却又实在不想放下它来,于是仗着明天是周末硬是熬到了现在。
室友都已经陷入了沉睡,发出有节奏的呼吸声,而楼底下的烧烤摊也已经收摊了,传来塑料凳子重叠在一起的碰撞声音。

啊,还伴随着摩擦地面的声音。

最近天气转凉了,今天穿了膝盖破洞的牛仔裤结果冷的不行,打算明天还是乖乖的穿完整的长裤吧。
抱着鲨鱼的玩偶侧着身子打字。
当初买这个玩偶时我以为是个海豚,手感很舒服,就买了,结果付了钱之后才发现它背上的那个小小的、尖尖的鳍(?)
我是个喜欢抱着东西睡觉的,学校抱鲨鱼,家里抱u型枕。
说起那个u型枕,也是我自己莫名其妙。...


夏天结束了

【BJ/横亮横】Never again

·是阿娱 @林野娱ryo 点的!

·不甜!ooc!

·建议配合昼颜的《never again》食用!(dbq我加不进来1551

 

 

 

 

 

1.

 

下雨了。

 

锦户醒过来。

雨声很大,密集的雨水打在玻璃窗上,也落在地面上,伴着远处摩托车的轰鸣。

这突如其来的雨让身体徒生出一股凉意,锦户翻身时顺手将压在腿下的毛毯给捞起来盖在了身上,同时还伸出手去拿手机。

凌晨三点了。

锦户闭上眼,又睡了过去。

 

这一次他的...

【双桶/仓横】欢迎回家

+自降难度的惩罚游戏短篇,来交作业了

+3000字流水账,ooc


横山走进厕所,顶着睡得乱七八糟的头发洗漱,放下毛巾之后准备刮胡子。

之前的刮胡机坏掉了,没办法,他只好拿出了刮胡刀,已经很久没用过刮胡刀了,他有点紧张。凑近镜子,眼前却忽然晃了一下,就是这么晃神的一瞬间,锋利的刮胡刀一下从手中掉下去,他下意识地要去接,却不小心划伤了手指。

“嘶…”

横山缩回手,看到血珠子已经冒了出来,很快就滴落在了盥洗池里,晕开一小片有些惊悚的红色,尖锐的疼痛让他脑袋发麻,一时竟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

他盯着那道伤口,却忽然觉得胸口发闷...

1 / 14

© 鸠巳六米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