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痨杂食慢更型菜鸡选手

【胜出】凌晨三点

>短小的甜饼
>十分ooc
>咸鱼打挺【x



绿谷醒了。

他换了好几个睡姿,可是怎么睡不着了。老觉得安不下心,空落落的。
习惯了两个人睡觉就是不好,绿谷想,那爆豪一离开不在身边就老是睡一会就醒,一点也不安稳。

绿谷翻了个身伸长了手去够床头柜上的手机。
并没有调低亮度的手机屏幕在黢黑的房间里格外的刺眼,绿谷眯着眼,努力的看清了时间——
两点四十三。
绿谷叹了口气将手机放回去,盘算着还有多久才到早晨七点。

他躺在床上,毫无顾忌的敞开手脚。

这张床很大,是他和爆豪在同居前一起去家具城选的,绿谷对床没什么讲究,反倒是爆豪认真的挑了很久,才选了现在的这张床。说来惭愧,绿谷面朝头顶的吊灯笑着摸了摸鼻子,这个家里的好多家具其实都是爆豪亲自选的。
——他比自己会生活多了。

绿谷正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就听到玄关出传来一阵熟悉的声响。他愣了下,竖起耳朵听出了爆豪钥匙串的声音。
绿谷一下子蹭起来了,有点兴奋的也有点期待的坐在床上等着爆豪进房间,在黑暗静谧的房间里他都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他听到爆豪的脚步声特别轻,应该是脱了鞋并没有穿拖鞋就直接穿着袜子就进屋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

绿谷死死地盯着房间门,有些焦灼的捏紧了手下的被子。
真是好久都没这么紧张过了,都这么大的人了,绿谷在心里笑自己,却还是抑制不住马上就可以见到爆豪的激动心情。

爆豪推门进来时并没有带进很多的光线,他的身影携着微弱的月光,绿谷只能看到他有些疲惫的眼睛微微垂着,在注意到自己时才抬了起来。

“小胜!”
“你怎么没睡?”

爆豪反手关上门,走到床边准备换睡衣。看向绿谷的目光里有些责怪。
绿谷笑眯眯的:“我睡了呀,听到你回来我就醒了。”
爆豪撇了撇嘴,脱掉上衣露出精壮的上身:“你就瞎吹吧,你以为我看不见你的黑眼圈啊。”
“嘿嘿。”
绿谷挠了挠头,思索着自己的黑眼圈有那么重吗?

还没等他思考出一个答案,爆豪就已经换好了衣服上床了。他躺到绿谷身边,拉住了绿谷的手,声音因为睡意而有些沙哑:

“快睡了。”
“嗯!”

绿谷躺下来,爆豪顺势将他捞进怀里,一手放在他头顶微微按着他的头发,一手搭在绿谷的腰上。腰上的重量与温度让绿谷一瞬间安下心来,缩进爆豪的怀里,头顶的发丝有点被压住的重量,听着爆豪在自己身边传来绵长而沉闷的呼吸声,鼻尖是熟悉的干净好闻的,只属于爆豪的气息。
一切都让他安心下来。
这些熟悉的所有混合在一起,让他慢慢的觉得眼皮重了起来。

啊,好困。
绿谷打了个哈欠,在爆豪胸口的衣服上蹭掉了眼角的一点水渍,意识终于昏沉了起来。

晚安。



FIN.
感谢阅读!!!!
非常无聊非常日常的小片段了。如果触到了你的雷点我深感抱歉。
不会告诉你们我一边打字一边打哈欠(´ . .̫ . `)
困死了,我去睡啦,大家也早点休息哦w

评论(6)
热度(51)

© 鸠巳六米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