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痨杂食慢更型菜鸡选手

【仓安】半亡者(下)

>循环死亡

>有人(da)物(cang)死亡预警

>ooc注意

>前文走这里:

 

 

 

 

 

 

 

 

 

 

 

五.

这一次醒来时大仓正睡在他身边。

大仓身体朝向他侧卧着,比他稍大一些的手掌覆盖着他的,大仓手心的温度将他的手背捂得很暖和,这让安田意识到他已经是第七次在十一月四日的早晨醒来了。

安田忍不住伸出另一只没有被握住的手去触摸大仓的脸颊,男人的脸颊因为熟睡而浮着些红晕,看上去睡得十分舒服。

“大仓……”安田低低的呢喃着,目光眷恋,“这次…我一定……”

大仓在睡梦中的面容沉静且温柔,似乎做了什么好梦,嘴角都轻轻翘了起来。

 

等到上了去录影棚的车时安田才突然想起来今早自己醒来时大仓在自己身边,前几次大仓都是不在身边去了厕所的。

这么快就出现了不同。

安田有些不安的看着身边带着帽子窝在座位上补眠的男人。

也不知道这个改变是会走向好结局还是坏结局。

 

进了休息室发现和前几次一样,只有村上和横山在休息室里,村上在看台本,横山在玩手机,看到两人进来先反应过来的村上讶于大仓的早到,随即横山也发出了惊讶的感叹,然后把大仓惹恼了跑来自己身边诉苦。

到目前为止都和之前一样。

安田拍了拍大仓的手,思考了下,回答道:“别气了,今天晚上我们去吃烤肉。”

“好啊!”大仓喜滋滋的答应了,还兴奋的在安田脸上吧唧了一口,然后就被刚进门的涉谷狠狠地嫌弃了一番。

安田看着大仓和涉谷像小学生一样斗嘴,心里稍微放松了些,笑了起来。

 

录完节目后的两人很快就离开了休息室,说说笑笑的往要去的烤肉店走去。

安田有些迷恋的看着大仓的笑脸,恍然觉得看到的大仓的尸体根本就是自己在做梦,现在才是自己真实的日常。

大仓看着安田看着自己的眼神格外黏人,于是耳根红红的凑过去抓住了安田缩在衣袖里的手指,安田愣了下:“大仓?”

“有,有点冷…”大仓拙劣的编了个理由,手紧紧地抓着安田的手指,安田闻言笑了下,贴近了大仓,笑眯眯的说:

“这样还冷吗?”

“嗯?啊…嗯,好,好多了!”

安田笑着任由大仓拉着自己,熟悉的力道和温度令他眼睛酸胀。

 

吃烤肉时安田看着对面的大仓吃的脸颊鼓鼓的,忍不住的发笑,大仓见他笑了,自己也会笑起来,于是两人笑着气氛非常好的吃完了这一餐。

回家后安田想起前几次大仓都是窝在自己身边打游戏,于是这一次他挑了张碟片,让大仓和自己一起看。

大仓应了,穿着毛茸茸的毛衣坐到了沙发下的地摊上,然后把穿着同样毛衣的安田搂过去,让他坐在自己腿中间,他就像只护食的大熊将安田圈在了自己的怀里。

大仓的体温高,被他抱在怀里很舒服,安田背靠着大仓,抱着一桶爆米花,自己一口,然后再喂大仓一口的这样慢慢吃着,大仓吃东西的动静在电影的声响下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但是安田却听得格外入迷。

电影结束时,安田都没怎么看进去,只是低低的说了一句:“活着……真好啊。”

“嗯?”大仓愣了下,电影只是个普通的少女恋爱故事,但安田这句话的语气太过于沉重,反而令大仓觉得他说的这句话和电影其实没什么关系,“活着当然好啦。”

“大仓有什么一定要在死之前完成的事吗?”

大仓愣了下:“嗯……也没什么吧,想完成的都完成得差不多了…啊。”

“什么?”安田转个身,看向了大仓。

“我想和yasu拍结婚照,戴对戒。”大仓说,握着安田的无名指,在无名指的根部慢慢的摩挲着。

这对他们来说明显是可能性非常渺茫的事,安田想,眼眶酸涩。

“yasu有什么想要完成的事吗?”

“我的很简单,”安田笑,“我希望我们俩能平安的生活下去,也希望大家都好好地。”

大仓笑了下,握着安田的手指回答道:

“会的…一定会的。”

 

 

 

 

六.

第二天两人都有工作,只是时间段不同。

安田提早走了,他把早餐做好了放在冰箱里,给大仓设好了闹钟,也写好了留言纸条,这才出门去工作。

到了现场后才发现横山已经到了,今天两人一同出外景,安田一直担心会像前几次一样下小雨,可是今天并没有下雨,天气晴朗。

拍摄开始后,横山一改有些冷淡的面部表情,笑的格外的爽朗,安田心里对这个天气的改变有些不安,但是在工作中,他还是努力的扬起了笑容。

 

接下来的内容他都几乎可以背下来了。

比如他们接下来的话题是食物,然后会进一家乌冬店,之后横山会点那家店的招牌乌冬,而自己则会点咖喱乌冬,再然后他们会去一家旧书店,在那家书店里会找到一排十分时髦的现代杂志,然后横山火力全开的吐槽,之后两人会去一家宠物店,能看到自己特别喜欢的龟。

本应该是这样的。

 

可是当两人走进的旧书店并没有看到安田记忆中的那些杂志时他更加的不安了。

到底是怎么了。

这些改变是钥匙还是死结?这些不同到底会将大仓引向哪个方向?

安田不安的录完了节目,和工作人员告别后准备回家时却被横山叫住了。

横山走到安田身边:“我们去喝一杯吧,yasu。”

“啊,好。”

 

这家居酒屋是成员几人都常来的,和老板也都很熟悉。

横山和安田坐在一张矮桌前,点好了酒和食物,横山首先开口了:

“yasu是有什么心事吗?”

“嗯?”

“今天录节目有点不在状态啊,特别是到了书店之后。发生了什么吗?”

正好此时酒上来了,安田喝了口酒摇摇头:“没什么事…没什么。”

横山喝了口酒,看着安田垂着眼睛的模样没有出声,耐心的等着眼前明显心事重重的弟弟。

“我……”安田斟酌着开口了。

横山一边剥着毛豆一边看着安田。

 

“我最近做了噩梦…梦见大仓死了…无论我醒来多少次,当我再睡着时梦到的一直都是这个。”

“我想是不是我只要改变了在大仓死之前做的那些事就可以避开这个,可是…不行,无论我怎么努力都还是改变不了…这个梦折磨我好久了。”

“我想如果是蝴蝶效应也该有效了呀?我改变了那么多,可是结局却一直都没变…我真的受不了一次次看到大仓死去的样子了,太痛苦了。”

 

“yasu。”

安田抬起头,看着暖光下横山格外柔和的面容。

“你不要想太多,”横山的声音温润,带着抚慰人心的力量,“这其实就是一个‘薛定谔的猫’,你在梦中不断做的改变都是叠加态,为了将最终大仓是否存货的随机性定在存活上,其实大仓存活的概率就是百分之五十,死亡的概率也是百分之五十,你无法预测到最后的结局到底是什么,因为其实你知道的,这个是概率问题,你只是在努力的增加叠加态,努力的将大仓存活的概率增加,但是,真的会增加吗?在最终结果到来之前,谁都不知道。”

“我说的都只是理论,从我自己的方向来说,我希望你做的这些都能够增加大仓存活的概率,”横山朝安田笑了笑,“你想一想,要是你都放弃了,那么大仓要怎么办呢?”

安田眼眶红了,他喉头发紧,使劲点了点头。

横山温和的说:“就像现在,我们坐在这里,也许也是在增加大仓的存活率呢?哪怕只是很小很小,小到微不足道的概率,也可能是决定生死的一点点呢?”

“不到最后,谁都不知道,不是吗?”

安田的眼泪包在眼眶里,手指死死地捏着啤酒杯,手背浮出青色的血管,指节发白。

“加油啊,yasu,”横山说,“虽然这样的鼓励听起来很狡猾,但是我能够帮你的实在是有限,对不起。”

安田摇摇头:“不…横山君没什么狡猾的…我很感激……如果今天没有和横山君出来喝酒,我可能真的某一天就被这个噩梦折磨的崩溃了。”

横山举起啤酒杯,笑着:“来,喝酒吧!我好久都没跟yasu你一起单独喝酒了呢!”

“好!”

 

 

 

 

七.

回家之后安田已经有点醉了,大仓一打开门安田就傻笑着摔进了他的怀里。

大仓闻到了安田身上的酒味,有些无奈的把门关上,再把安田抱着进了里屋。

安田在他怀里笑嘻嘻的,还打了个酒嗝,大仓有些嫌弃的把安田抱到浴室去,替他放热水脱衣服,安田着实也乖得很,让伸手就伸手,让抬腿就抬腿,十分配合大仓的动作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一个一干二净,然后再帮自己好好地洗了澡,最后被放进了放好了热水的浴缸里。

安田缩在热水里,把眼睛睁得圆圆的看着大仓累的趴在浴缸边,他从水里伸出手揉了一把大仓的头发:

“okura!”

闻声大仓抬起了头:“嗯?”

安田似乎有点不认同的噘嘴:“okura!”

大仓愣了下,才反应过来:“radio!”

“嗯…okura!”

大仓配合的做出苦恼的表情:“唔——radio!”

“那——”安田思考着,然后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okura!”

大仓笑眯眯的:“radio!”

 

两人玩了一会,最终是大仓败下阵来,他看着安田开心的模样,忍不住凑上前去亲了亲安田的额头。

安田睁着眼睛看着大仓,半晌后说道:

“大仓——要好好地活着!”

大仓愣了下:“什么?”

安田把一只手伸向大仓,摸着他的脸,目光柔软:“大仓要活下来。”

大仓眯着眼将脸在安田潮湿的手心里蹭了蹭:“嗯,会活下来的哦。”

 

“要活下来我们去拍结婚照,去买对戒戴。”

大仓不由得失笑:“嗯,好,去拍结婚照,买对戒。”

“嗯……还想和大仓去滑雪,去潜水,去环游世界,去吃好多好多好吃的!”

“好,去滑雪,去潜水,去环游世界,去吃好——多好吃的。”

“你答应我了哦?”

“答应你了。”

“不能反悔哦?”

“绝不反悔。”

“你上次就食言了!这次不许食言了!”

大仓没有去问安田所说的‘上次’是什么,而是顺着安田的话说下去了:

“不会食言了,再也不会食言了。”

 

晚上大仓把安田搂在怀里,睡之前看了眼手机。

 

十一月六日。

一点十三分。

 

 

 

 

八.

安田醒了。

他有点头疼,脑袋晕乎乎的。

当脑袋清明了一些之后他才猛然想起一件事,他看到身边没有人,心脏猛然剧烈跳动了起来。他呼吸变得有点急促,慌张的取过了床头的手机。

 

十一月六日。

九点二十七分。

 

他的呼吸一窒,腿脚发软,他跌跌撞撞的下了床,死死地抓着手机往房间外走去。光脚踩在冰凉的瓷砖上的感觉实在是称不上好,可是此时的安田已经顾不得这些了,他拉开房间门,闻到了从厨房传来的香味,他的心瞬间仿佛被什么紧紧的抓住了悬在半空,他小心的呼吸着,放轻了脚步往厨房走去。

走到厨房门口,看到某个熟悉的高大背影穿着围裙站在炉灶前,浓郁的煎蛋香气飘进安田的鼻子里,本该是无比诱人的香气,可是却令安田的眼泪都落下来。

“大仓……”

厨房里的人听到了,转过了身,手里还拿着锅铲,看到安田,他笑起来:“啊,yasu你醒啦!诶你怎么没穿鞋啊,快去穿上,小心着凉!”

“嗯!”

 

当安田和大仓坐在餐桌前时已经是九点四十三分了。

安田吃着大仓做的早餐,看到对面大仓面色如常的吃着东西,忽然觉得自己果然是做了个梦吧?而现在,梦终于醒了。

“yasu,我给你说,我昨天晚上做了个噩梦!”

安田咽下嘴里的食物:“什么噩梦?”

“我梦到我死了,你想救我,可是好多次都不成功,我就像变成灵魂了一样看着你大哭,我真的难受死了,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吓死我了,幸好我醒了之后发现这是梦,”大仓一边说一边喝了口牛奶,“早知道就不在睡之前看恐怖片了!”

安田愣住了。

他看着大仓低着头吃东西,努力使自己的声音足够自然:

“所以说恐怖片少看嘛。”

 

大仓抬起头,朝着安田笑,嘴角还沾着纯白的牛奶渍。

 

 

 

 

 

 

FIN.

感谢阅读!

争取在上下就打住了!!

如果触到了你的雷点我深感抱歉qwq

其实就是超级简单的梗了,两人都循环了,然后在第七次的时候恢复正常了!没有原理!

文中薛定谔的猫那段…emmmmm写得可能有bug,我自己也不太能讲清楚那个原理…又翻知乎又翻百科,已经努力写得非常简化了,如果大家能看懂的话就好惹,如果没看懂都是我的锅orz

 

喜欢的话留个小心心呀?

如果有评论就更好啦!!!【只要不嫌弃我这个语死早就好,嘤qwq

评论(4)
热度(45)

© 鸠巳六米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