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痨杂食慢更型菜鸡选手

【仓安】Of the sky

>宝石之国AU

>趁yasu蓝头发的印象还很深!

>横雏篇在这里!

>很短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自己三百三十岁那一年伊始的清晨。

 

他们从冬眠中苏醒,安田最先走出冬眠室,就看到那个高挑的身影背对着自己站在长廊下,日光将他的身影勾勒的极其清晰,他的头发在日光下散发出温柔的绿色光芒,听到了脚步声的他转过头看到了安田,于是他朝安田露出了笑容:

“你好,我是橄榄石——大仓忠义。”

“你好,我是蓝坦桑石安田章大…你……”

 

“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大仓笑,他的腰间挂着剑,手放在长剑两端的样子让他看起来格外修长,可能比横山还要高些呢,安田想,但是……

“你的衣服…是谁的?”

大仓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都不能被称之为衣服,就是一块破碎的黑布堪堪的裹住了他的身体而已,毫无美感可言。

“是老师给我的,”大仓扯了扯胸前的布,不料一下子却将这布给扯开了,他一下子手忙脚乱,“他说没有合适我的衣服。”

大仓望向安田,他蹲在地上,黑色的破碎布料已经是衣不蔽体的状态了,他为难的望向安田,安田倒是笑起来走向他:

“那你可找对人了。”

 

安田将大仓带回了自己的缝纫室,为他测量身体数据,让大仓坐在一边,速度很快的替他做出了贴身的衣服来。

大仓站在镜子前,颇有些兴奋的样子。

他转过头去看安田,俯下身将他抱了个满怀:

“真好看呀。”

 

安田朝他露出了笑容,好看的蓝眼睛闪闪发亮。

大仓心神一晃,并不存在的心脏突然狂跳了起来。

 

 

月人并没有察觉到草丛。

所以当他一跃而起时,月人们甚至来不及掷出箭矢,那宝石人的声音还有些欢快:

“yasusu——”

“都说了别叫我——yasusu!!”

一道蓝色的光芒从他身后显现出来,这宝石人的体型比之前的那人稍小,他动作极快,挥剑的动作利落而果断,他斩下大片月人投掷而来的箭矢,月人正预备着他的第二招,却发现他滞空时间并不长,但当他开始下落时,之前的宝石人却再一次出现了,他面上还带着笑意,眼神却极其认真,他伏低了身子冲向月人,速度极快的冲到了最为高大的月人面前,还不等他们反应,就已经挥下了手中的黑色长剑。

被破坏严重的月人开始撤退,而那一蓝一绿两个宝石人却稳稳的落在了广袤无垠的草原上,他们的短发被风扬起,只露出他们半张冷峻却带着笑意的面容。

 

“好啦,”安田将剑收进剑鞘,“你没受伤吧。”

“没有,”大仓笑,弯腰一把背起了安田,“我还能把你背起来跑回去呢!”

安田惊呼一声,随即笑了起来:“看来状态很好啊。”

“那是,”大仓骄傲的说,稳稳的背着安田迈开了步子,“都不看看我是谁。”

“是是是,”安田抱住了大仓的脖子,笑眯眯的,“你最厉害了。”

 

大仓没有受伤,但安田的大腿却还是出现了裂痕,好在并没有断裂,于是大仓背着安田去了锦户的医疗室。

一进去就看到涉谷和丸山都在里面。

“啊,大仓啊。”

丸山转过头,看到了大仓和安田。

“咦,小章怎么了?”

“裂了,”安田晃了晃腿,抱着大仓的脖子伸长了脑袋,“小涉哪里碎了?”

“手,”涉谷闷声闷气的声音传来,“被这傻子给撞的。”

丸山不好意思笑起来,摸了摸脑袋。

“真有你的,”大仓把安田放在另一边床上坐下,笑着说,“小心啊yaus。”

“嗯,没事。”

 

 

大仓这是第十次失眠了。

 

他索性不睡了,睁开眼睛望向黑漆漆的夜空。

他忽然想起来,也是在这样一个夜里他来到了这里,在看着太阳升起来时他遇到了安田。

大仓侧过头,看到安田半张脸都埋在被子里,他缩成一团,面朝着大仓安稳的睡着。大仓忍不住想要伸出手去碰碰他的脸颊,平时冰冷的脸颊此时会温暖些吗?

但是他和安田的距离有一些远,大仓伸长了手并够不到,于是大仓有点遗憾的收回了手,睁大了眼睛望着安田。

 

如果,我是说如果…大仓一直这么看着反而生出了些睡意了,如果有一天不再是我一直这么望着你,而是两目的话就好了——

 

——不该是这样!

 

“yasu——!”

大仓瞪大了眼睛看到安田的身体在半空中碎裂,安田的眼睛看向自己,湛蓝的瞳孔里倒映着自己慌乱的神色。

 

——不该是这样的啊!

 

大仓冲上去抢下安田的身体碎片,愤怒的挥开黑剑,气势之猛,力道之大,直接将月人砍了个七零八落。

月人退去,大仓气喘吁吁的落地,听到远处赶来的同伴的呼喊,大仓颤抖着抱紧了安田尚且完整的上半身,手里还抓着他的一只手臂,他将自己的嘴唇贴在安田同样颤抖着的眼睛上:“对不起……对不起……”

没什么好对不起的,安田想这么回答他,可是下半张脸的碎裂让他只能接受着大仓冰冷的亲吻,一句话也说不出。

赶来的丸山和涉谷将四周散落的碎片捡了回来,催促着大仓:“走吧大仓,去找锦户。”

“嗯。”

 

 

安田的身体碎裂的很严重,他被摆在雪白的病床上,眼睛已经闭上了。

大仓紧张的坐在一边看着锦户工作,其实他知道安田不会有什么危险,只是碎了而已,并没有被月人夺走就已经是万幸了,可是他还是胆战心惊的看着锦户将碎片一点点的粘回安田的身体。

他实在是恨自己不够强,居然在第一时间冲上去救下安田,他的脑袋里反反复复的回放着安田被数只箭贯穿了身体的模样,这是安田和自己组队以来碎的最严重的一次,他恼怒的在心里默默的骂着自己,陷在懊恼里久久没把头抬起来。

 

安田睁开眼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光景。

 

“大仓?”

“yasu…你醒了。”

安田转过头朝大仓笑:“怎么了,垂头丧气的。”

“没什么。”

大仓走过去,跪坐在安田的床头前,还是垂着眼睛,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

其实安田能猜出来大仓是在懊恼自己没能第一时间保护自己,以致于让自己碎成这副模样。可是安田实在是不愿意看到平时朝气蓬勃的大仓这垂头丧气的样子。

“没关系啦大仓,”安田拍了拍大仓的脑袋,“这一次就当是你的教训吧,下一次——”

“没有下一次了!”大仓猛地抬起头,抓着安田的手。

安田笑:“好好,没有下一次…可是你能先把我的手松开吗?别又碎啦。”

大仓连忙松开了安田的手,又小心的摸一摸看一看,害怕自己一个激动又害安田碎了。

 

等到夜里两个人回到房间后大仓一下子将安田抱进了怀里。

安田安抚的拍了拍大仓的环在自己腰间的手,轻轻的说到:

“别怕了,没事的。”

“这是最后一次了,我向你发誓。”

“好。”

安田在大仓的怀里转了个身,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将嘴唇贴向大仓的嘴唇。

 

大仓睁开眼,看到安田也正睁开眼看着自己,漂亮的如同天空一般的眸子里印着自己的模样,他忽然想起了那个冰雪消融的早晨他也是看到了这么一双眼睛。

而也就是这双眼睛,从此让自己深陷其中,再也无法离开了。

 

也不会离开了。

 

 

 

 

 

 

FIN.

感谢阅读!!

宝石之国AU的第二篇!如果触到了你的雷点我深感抱歉qwq

就还剩一篇丸昴的啦!横雏是sea,仓安是sky,丸昴估计是land吧哈哈哈哈!海陆空就齐啦【x

希望你们能够喜欢!喜欢的话还请点个小心心呀?


评论
热度(32)

© 鸠巳六米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