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痨杂食慢更型菜鸡选手

【三马鹿】Three

· @暗戳戳的小号 gn点的三马鹿,第一次写,有不妥之处请见谅qwq

·现实友情向

·超短的

·ooc注意

 

 

 

 

——

如果有人要问村上在关八里面谁的变化最大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会回答:

 

“subaru。”

 

这太明显了,二十年前那个瘦小的少年一脸的锐气,圆圆的猫眼里盛满了舞台的聚光,仿若一个巨大的宇宙都在他的眼里了,跳脱的模样格外的可爱,总是冲在最前面,二十年后的他五官依旧标致,只是岁月却在他的面容上残酷的留下了痕迹,如果不化妆就会显得没精神的黑眼圈,以及眼睛里明显沉淀起来了的厚重感,可是那些厚重却又不会让他看上去有老态,反倒是极为清澈,透出了浓浓的少年感来。

要说真正没什么变化的那一定就是横山了,二十年对那个男人而言仿佛只过了二十分钟,肤白还貌美说得就是他了,村上老是想这人明明那么爱喝酒,还爱熬夜打游戏到底是怎么保持成这个样子的。每次他问起时,横山都会红了脸然后企图支开话题,面对缠着他的村上他只能大声地去求助坐在另一张沙发上打游戏的涉谷:

“喂!subaru!救救我啊!”

“啊?”

涉谷眼睛都懒得抬,手底下按得飞快,懒洋洋的语调却听得横山着急。

“救我!”

涉谷终于舍得施舍一点目光给横山了,看到了村上使劲地扒在横山身上,但横山为了避开村上已经几乎快要掉下沙发,涉谷的眼睛里浮出了一点笑意:“这不挺好的嘛?”

“那里好了啊——!!hina你你你别扒我裤子!!”

然后涉谷看着横山面红耳赤着要从村上手里抓回自己裤子的主动权窃笑起来,眼睛亮晶晶的,笑得甚至发出了小猪一样的哼哼声。

“就告诉我会——怎——样——!”村上力气极大地抓着横山的裤腰带,眼巴巴的望着横山。

不,hina你的眼神和你手上的力气完全不成正比啊!横山一边腹诽着,一边绝望的扯着嗓子喊道:“我裤子要坏啦——hina——松手——!!”

“坏了就坏了!爷再给你买一条就完了呗!”

村上已经不太知道他到底是为了追求横山年轻的真相还是在这过程中觉得横山害羞的样子太过可爱而死死地揪住横山裤子的原因了,但村上觉得可能后者的原因占得比重大一些。

“不——我这是限量款啊啊啊!!”

涉谷好以整暇的收起游戏机,掏出手机对着两人拍了起来,还伴随着他小猪一样的哼笑声。

横山注意到了,冲着涉谷喊:“别拍了啊啊啊!!还不来帮我!”

“这种东西就是哪来拍的啊!”

涉谷说的理直气壮,完全没有放下手机的打算。

 

后来救了横山——或者说横山裤子的人是推门而入的经纪人。

以下是经纪人先生的原话:

 

“好歹也是三十六的人了。”

 

 

——

涉谷洗了澡出来才发现手机上有一条未接来电,他拿起手机,发现是横山的电话,犹豫了下还是给拨回去了。

电话接通的很快,涉谷还没来得及出声那边就传来了横山情绪极高的声音:

“喂喂?subaru吗?你打电话过来我好开心哇!!”

啧,醉鬼。

涉谷翻了个白眼,默默地准备挂断电话,那边的横山却仿佛洞穿了他的动作一样:“你不准挂电话!不然我明天就去给hina告状!说你打电话给我结果一句话不说还要挂我电话!”

恶人先告状,涉谷的白眼翻得更大了,生无可恋的把手机凑到了耳边,棒读:

“晚——安。”

不知道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哪里取悦了横山,横山语气非常兴奋地回了一句晚安就挂掉了电话。

 

至于之后在某次演唱会上锦户说横山和他们出去喝酒没拨通涉谷电话结果涉谷拨回来之后明明只说了句晚安可是横山还是特开心地朝他们炫耀结果横山脸红到不行涉谷一脸高深莫测村上笑到冲过去打横山的头就是后话了。

 

 

——

其实横山很少会梦见十几年前的事情。

 

那个时候的自己,那个时候的涉谷和那个时候的村上。

那时候绝望的日子并没有多让人窒息,只是把一颗脆弱的心脏悬在空中,心脏下方的那枚针还在泛着冷光,日子每过一天,心脏就距离针越近一分,惟恐哪一天那枚针会扎破心脏,为了黑暗的日子里可能会出现的一点光芒就拼尽了全力,那样的日子越是长越是磨人,它将自己磨成不顾一切,它将涉谷磨去尖锐的棱角,它还将村上磨得那样奋不顾身。

横山总是很想念那个曾经在自己身后露出一双湿漉漉下垂眼的男孩,看了看现在电视上笑得一脸褶去拍嘉宾脑袋的男人不免感到有点幻灭,可是转到另一个台看到编年史里涉谷跳绳时被定格的面容他更感绝望——

 

——岁月啊。

 

 

——

下班后三人难得的一起去吃了饭。

三人去了常去的一家烤肉店,点好单后就坐着一边喝酒一边扯皮聊天。

 

“对了,”聊天的间隙,村上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身从包里取出了一个袋子拿给横山,“给。”

横山拿着酒杯的手顿住了,两颊烧红,话都说不清了:“什,什么啊?”

“腰带。”

村上吃了口肉,含糊不清的解释道:“那天的赔礼。”

横山接过袋子,往里面看了眼:“我的裤腰带没坏啊?”

“你就收下吧,”涉谷拿着筷子从村上的碗里夹走一块牛舌,“男人最不该缺的就是腰带啦!”

横山翻了个白眼:“什么鬼俗语。”

他把袋子装到自己的包里,也拿起筷子夹了块烤好的肉。

 

三人在街口的时候分开了,涉谷带好口罩,半张脸缩进围巾里朝两人挥了挥手钻进了出租车里,村上把帽子戴好,朝横山说了声“晚安”后就走过了正好亮了绿灯的马路,最后只剩横山一个人戴上眼镜,双手揣进衣兜里走了。

 

东京的夜晚又来临了。

 

 

 

FIN.

感谢阅读!

就……很短了,很喜欢三马鹿的相处模式,可是不擅长描写他们之间这种羁绊感,写得不好,如果触到了你的雷点我深感抱歉qwq

希望点文的gn能够喜欢qwq

也希望看到这里的你能够喜欢qwq


评论(4)
热度(47)

© 鸠巳六米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