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痨杂食慢更型菜鸡选手

【BJ/亮横】with who

·有一点破车,慎

·题文非常无关了

·很短

·ooc






01.


「锦户亮」是什么?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路人说他是杰尼斯,粉丝说他是本命,父母说他是儿子,哥哥说他是弟弟,妹妹说他是哥哥,团员说他是成员。

那么,横山裕说什么呢?

也许横山裕的回答应该归类在‘团员’里面的,但是横山裕和锦户亮的关系并不止团员那么简单,也无法用‘兄弟’二字概括了去。

所以,是什么呢?


是浩瀚银河中最温柔也最耀眼的尘埃星子,是山川昼夜里所弥漫着的温凉薄雾,是海平面上海豚跃起再落下时泛起的透明泡沫,是森林里麋鹿跑过后留下的柔软吐息,是荒原上象群走过时的沉重震颤。

是岁月呼啸而去时所遗留下来的珍宝。

是一切。


横山裕很少会给人说起「锦户亮」,不是他不想说,是他从不知从何说起。

是从他们二十多年前的相遇说起,还是他们组成一个团队后说起,还是他们在某个黑暗角落里的告白说起,还是从某个黑夜里的亲吻说起呢?

横山裕总是不擅于这种表达,面对锦户亮的直球他总是慌不择路的躲避着。

可是躲避总是会被找到的,就像他们七个人在少年时玩的躲猫猫,最后他再怎么躲,哪怕是自己觉得花上一辈子也不可能被找到的地方,却还是会被锦户亮轻易的找到。


这次也是。




with who




03.


KTV里黑漆漆的,没有开浮夸的灯光效果,涉谷的歌声已经飘到了很远的地方,现在自己的耳边只剩下了那人温柔的吐息。


“我很喜欢你…横山君…”

“那种…想要把你占为己有的喜欢。”


人的独占欲总是表现在各个方面,横山非常明白锦户的独占欲有多强,但从没哪一刻真实地让横山体会到独占欲所带来的后果。


横山睁开眼睛,眼前的男人还在熟睡着,长的过分的睫毛在他的眼下投下一层柔软的阴影,鼻息温热,过近的距离让横山想起梦里黑漆漆的角落里,锦户也曾用如此近的距离向他抛出名为‘恋爱’的绳索。

横山浅眠,很少会与别人同床共枕,就算是和锦户交往到现在他们依旧是分床睡,像这样相拥醒来的早晨只有在前一晚发生过激烈事情后才会有。横山能感觉到放在自己腰上的手臂紧紧圈着自己的腰身,能感觉到锦户的双腿缠着自己的,但这些都没让横山感到有任何的在意,唯一在意的,是他和锦户这咫尺之间交缠着的呼吸。

锦户爱抽烟,他的身上常年有着一点浅淡却好闻的烟草味,那种烟草味和横山闻到的其他不同,不只是烟草那么简单,还有着一点他说不清的好闻味道。

是属于锦户的味道。

而这味道老是令横山无措却又安心,害怕逐渐逼近,却又伸出手去握住。


人都是矛盾的。

横山想。


锦户醒来时横山正窝在他怀里戳着手机,微弱的光线映在横山脸上,因为暖意,横山的脸颊有些粉,丰厚的嘴唇微微张开,睫毛一根根的清晰可见,大概是长时间捂在被窝里,他的鼻尖都有点潮湿,似乎是注意到了锦户醒来后呼吸变了,于是他一下子抬起头,表情有点呆呆的:

“啊,你醒了啊。”

“恩,”锦户揉揉眼睛,声音有点哑,“你在玩什么?”

“没,没什么,”横山默默地把手机按掉,却不想被锦户一下子给夺走了,“啊,户君!”

按开手机,锦户熟练地输入密码,就看到手机页面上密密麻麻的文字,锦户一手揽住怀中乱动的横山,一手举高了手机看。仔细看看才发现这些文字是以大仓和安田为原型写的文章,可却又不是简简单单的恋爱文章,锦户往下划拉着,看到敏感情节后他将视线投向了挣扎的满脸通红的横山。

“大仓和小章?”

横山愣了下,一下子脸更红了,支吾着想要解释:“不,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户君……”

“看过他俩的,你该不会还看过我俩的吧?”

锦户挑起眉毛。

横山连连摆手:“不不不,真没有……”

“我才不信,”锦户将页面滑到最上面,调出搜索历史,“前辈最喜欢撒谎了。”

一看历史记录才发现里面还真有他和横山的名字,他点进去一看,发现也是一篇以他们两人为主的有点敏感的文章,他正准备往下看内容时就被横山一把夺过了手机。

横山红着脸拿着手机翻身下床:“我我我起床了!嘶——”因为昨夜的激烈,横山感觉自己腰的酸痛感简直了,就像被人拿着捣年糕的锤子给狠狠的砸过一样。

“还好吗?”

锦户凑过来,扶着横山的腰问。

“怎么看都不好吧…”

横山‘嘶’的抽气,想要独自下床,却被锦户一把按住了。

“这种时候都不想依靠我吗?”

“…你在闹什么别扭啊,”横山叹气,把手机放回床头柜然后慢慢的歪倒了锦户的怀里,“带我去厕所。”

“好!”

锦户在横山脸上‘吧唧’一下亲了一大口,喜滋滋地抱起横山下了床。


这不还是个小鬼吗。

横山想。




04.


好了,让我们回到最开始的议题。


「锦户亮」是什么?

但如果现在去问横山,可能只会得到一个“只是个精力充沛的孩子气恋人”这样的信息。


那么到底是什么呢?


横山醒来,看到对面床上睡着的锦户半张脸都埋在被子里,缩成了一团,头发乱七八糟的翘着,看来早上又要花很多时间去打理头发了。

“咳咳…咳。”

被子里的人咳了几声,身子缩起来,然后缓缓地睁开眼看向横山,唇边带着笑意,声音有些沙哑:

“早,横山君。”


“早。”



现在,横山裕想,那些所有华丽的辞藻都不重要了。

「锦户亮」是什么,这个问题简直简单到有点愚蠢了。


锦户亮是横山裕的男朋友啊。





FIN.

感谢阅读!

很短了!但是打完字后手还是被冷僵了qwq

其实就是想写yoko被咳咳咳而已。如果触到了你的雷点我深感抱歉qwq

希望你们能喜欢!喜欢的话给个小心心呀w


评论(4)
热度(100)

© 鸠巳六米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