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痨杂食慢更型菜鸡选手

【仓安】墓钟 04

·杀手仓×守墓人安

·非常短的过渡更新

·前文走这里    前文




08.


下午晚些的时候,那个警官又来了。


不过这次只有他一个人。


横山进了屋子,摘下自己的宽檐帽,朝安田鞠了一躬:“我能请你去散散步吗?”

安田挑挑眉:


“当然,我很荣幸。”



临近傍晚时分的小镇倒是热闹起来了,并不宽敞的街道上相互追逐着的放学孩童,形色匆匆提着菜篮归家的妇女,杵着拐杖一步一步缓慢行走的老人,他们都走在并不艳丽的余晖里,身后的影子拉得很长,仿佛一瞬间无比鲜明的人与物的界限都一下子模糊起来了,他们陈旧的衣裳看上去和身侧那些老旧的建筑物非常和谐,却又从他们身形的每一个角落里都透出没有生气的尘埃来。

横山侧过眼睛看了眼安田,看到被街边的栏杆切割成条状的光线曲折的落在他脸上,光与影在他脸上交织,交界线的地方却又十分暧昧,但这倒是让他看上去多了些真实感。


——原来他能被光照着的吗?



咖啡馆的人很少,老板给横山他们那一桌送了咖啡后就坐回了柜台后面默默地翻着报纸。


安田很随意的靠在椅背上,端着咖啡小口的喝。


横山没有摘下眼镜,喝咖啡时的热气在他眼镜上浮上一层浅薄的白气来。


他们两个人都没说话。



“今天萨切尔夫人的小儿子来警察局了。”

横山先开口了。


安田的手一顿。


“他说萨切尔夫人十八年前在外养过不少男孩,你是其中一个。”


“我是。”


安田放下咖啡,交叠起双腿,双手放在膝头,平静地看向横山。


倒是横山有点惊讶了,没想到安田会是这样的状态来和他进行对话。


“如果你不介意,”横山摊了摊手,“可以和我聊聊你被软禁的那些事吗?”


安田笑了笑:“这可为难我了啊,警官先生。”


“那我问你答可以吗?”


“可以,不过有些问题我可以拒绝回答吗?”


“当然,这是你的权力。”


安田点了头,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




09.


“你和萨切尔夫人发生过关系吗?”


“发生过。”


“可以告诉我发生关系的频率吗?”


“不可以。”


“萨切尔夫人虐打过你吗?”


“有。”


“你知道其他男孩的下落吗?”


“只知道一个。”


“能大概透露些那个男孩的信息吗?”


“他比我大一岁。”


“有什么特征吗?”


“爱笑,爱吃。”


“你知道他的职业吗?”


“知道。”


“能告诉我吗?”


“不能。”


“他的国籍能告诉我吗?”


“日本。”


“其他的男孩最后怎么了你知道吗?”


“死了。”


“怎么死的?”


“我不知道。”




“最后一个问题。”


“嗯。”


“你认识大仓忠义这个人吗?”






安田垂着眼睛,看到自己悬着的脚尖虚虚的在光影交界的地方轻晃着。



“不认识。”




10.


大仓经常会梦见一个场景。


纤瘦的少年坐在花团锦簇的院子里,他的四周都是娇艳的,欣欣向荣的花朵,而少年面容清瘦且苍白,不远处的屋里传来呼唤他的声音,于是少年站起身来走过去,他的步伐缓慢,似有千斤重,可当少年走出花丛时,才发现他的脚踝处扣着沉重的锁链。


少年走进屋子里,在踏进屋子里的前一秒,他回了一下头——



大仓醒过来了。


他抬起头,看到安田蹲在上边看他,他的背后是暖乎乎的灯光,把他照的毛茸茸的。


安田的声音里带着笑意:



“辛苦你了,出来吧。”






TBC.


感谢阅读!

字数已经过万啦,之后的情节就会发展起来了,我估计应该不会特别长,长了我也写不下去…

欢迎和我聊天和我玩呀!!!

评论(2)
热度(25)

© 鸠巳六米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