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痨杂食慢更型菜鸡选手

【BJ/横亮】那天分手时所遇见的少年R

·三十代横×二十代小恶魔少年亮

·真的是横亮!

·朋友不磕一口小恶魔诱受亮吗【。

·有一点点破车

·就是个大叔被小狼狗勾了魂之后把小狼狗吃干抹净后过起了没羞没躁的生活的故事【x






>>>

横山分手的那天是个下雨天。


他有些垂头丧气的走进那家常去的酒吧,在吧台前坐下,和洋葱头的小个子酒保打了个招呼就专注于自己的酒了,也没有去注意身边坐着什么人。

他喝了口酒,垂着眼睛看着自己手里的酒杯。


说来也奇怪,和男友分手后他并没有什么特别失落的,就是觉得以后回家时家里不会再亮起灯光了,这让他觉得有些寂寞,可是除此之外也就没什么特别令他不开心的地方了。和男友八年的感情早在四年前就开始趋于平淡,在一年前他自己忙的焦头烂额的时候也会忽视了男友,感情慢慢的也从平淡变成了疏离,最终陌路。

可是毕竟同居了两年多,许多习惯和生活方式都适应了,这时突然要横山再去适应一个人的生活,对他来说实在是有些困难。


他一边想着,一边喝着酒。


此时的横山完全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人看着他露出了狡黠的目光。



>>>

当横山准备付钱离开的时候,身边忽然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动静。

他看过去,这才发现自己的身边坐着一个看上去特别年幼的男孩子,那孩子留着软软的黑发,身形纤细得不像话,好看深邃的五官让人看了就挪不开眼,特别是那双下垂眼,水汪汪的仿佛含着无限的暧昧情愫。

不过现在男孩子正努力的推拒着一个试图挤到他身边来的中年人,他的声音有些低,眼睛无措之间溢满了水汽,看上去有些委屈:


“不…先生你不要过来…别!”

那中年人体型肥硕,硬往男孩子身边挤的样子看得横山怒火中烧,他一下子冲过去将男孩子扯到自己身后来,朝中年人气势汹汹的喊道:“你干什么!”

中年人愣了一下,见快到手的肥羊就这么飞了,他也不由得火冒三丈:

“关你什么事啊?!滚!”

说着他就伸出手要去抓被横山拽到身后的男孩子。

横山感受到男孩子抓着自己衣服的手都在颤抖,不住躲藏的动作更加激起了他的保护欲,他一把挡开中年人的手:

“这是我弟弟!你胆子不小啊当着我的面还敢想抓我弟弟?!”

男孩子一听也反应过来了,他沙哑的声线带着哭腔,可怜兮兮的喊着:

“哥哥……”

中年人一听就有点傻眼了,横山又继续说道:“我就去付个钱而已,我弟就在旁边等我!你要干什么?!”

“没……没什么…都是误会……”

本来就醉醺醺的脑袋现在被一吓就更不好使了,中年人赶紧摆摆手要走,横山上前一步有点不让他走的意思,此时身后躲着的男孩子赶紧拉住了他的衣袖:

“算,算了吧哥…我们回家吧…”

横山这才瞪了那中年人一眼牵着男孩子转身离开了酒吧。


出了酒吧,横山的脑袋依旧不清醒,他打了车,带着男孩上了车,下意识的就说了自己家里的地址。报过地址后他有些脱力的靠在后座上,皱着眉揉着眉心,丝毫没有注意到身侧的男孩子露出了如何狡黠的眼神。




>>>

到了家之后横山才忽然发现身边睡着的男孩子。

他愣了一下,接过司机递来的零钱,想叫醒男孩子,但是看这人睡得那么沉又有点不忍心,于是他只好将男孩子带回自己的家里。


这孩子轻的过分了。

他将男孩子抱起来时这么想到。


横山住在一栋公寓楼里,在23层,家里的客厅有一整面的落地窗,天气好时家里会有着十分充裕的阳光,横山的家具有全都是黑白色的,那种时候也不会显得多了些人气,自从两年多以前他和男友在外租了个屋子住着,这个家他并没有将之出售或是出租,而是会定期让保洁人员来收拾一下,这个房子看上去就像个高级套房而不像个‘家’,今早他从合租的房子里出来时就收拾了东西让人送到了家里,不过还没收拾,横山想,他有点头疼,一边扶着男孩子一边掏出钥匙开门,还要注意不能把酣睡着的男孩子吵醒了。

进了屋子横山眯了眯眼,黑漆漆的屋里放着整整齐齐的四个箱子,他绕开箱子往客卧里去了。

他把男孩子放到床上,替他好好地盖上被子,自己则替他合上门,去了自己的卧室。


而本应该酣睡着的少年此刻睁开了双眼,眼色清明,没有一丝困倦的神色。

他颇有些好奇的抓着被子打量起这间屋子来。


屋子是黑白的色调,床整个是白色的,墙壁也是白色的,挂着黑白的老旧相片,窗户紧闭,窗帘和一旁的柜子都是黑色的,大片的黑色堵在视野里,看上去既拥挤又压抑,他移开视线,看到床边放着圆形的黑白色地毯,一旁的床头柜也是黑白相间的,上面干净得反光。


同时也空无一物。


毫无人气。


他想到。


他满足的闭上眼睛,长长的呼出口气,将自己放松了陷在了温暖且柔软的床铺里睡去了。


可是在另一个房间的横山却没有睡。

他洗了澡出来,有些冷静下来了。


他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他居然带着一个在酒吧遇到的陌生小孩回了家里?




>>>

大概是有点宿醉,横山醒来时已经早上十点了。

他头痛欲裂的坐起来,他坐在床上有点茫然。脑子里昏昏沉沉的,努力的回想着前一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啊。


他想起来了。


横山出了房间准备往昨晚安置那个男孩的房间去,结果才刚出了房间门就闻到了一阵香味。他皱着眉往厨房走去,就看到那个纤瘦的少年背对着自己站在厨房里忙碌着,餐桌上已经摆上了一些很简单的餐点。

似乎是听到了横山的脚步声,那少年转过头,看见横山,朝他鞠了一躬,声音颇有些欢快:

“您起来啦!”

“你……这是?”

“不好意思,擅自翻了您的冰箱,还动用了您的厨具。”

对方如此郑重的道歉反而一下让横山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不,没,没关系。”


然后那男孩抬起头来朝他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吃早餐时横山这才好好地打量起了这男孩的模样。

略长的刘海有点遮盖住了眼睛,但还是可以看见他的眼角乖巧的下垂着,睫毛很长,垂下眼睛时有着欲说还休的韵味,他的嘴角微微上翘,嘴唇不厚也不薄——十分适合接吻的样子,他的皮肤不算白皙,蜜色的肤色让他看上去有着出乎意料的性/感。


——完全是自己的type啊。


横山心想。


“你多大了?”

“二十一了,”那男孩抬起头,“我叫锦户亮。”

“啊,才成年不久啊…”横山喃喃道,忽然发现锦户盯着自己笑,他才忽然反应过来,“不好意思,我叫横山裕。”

“横山先生有多大了呀?”

“我?我都三十三了。”横山说,喝了一口香蕉汁。

锦户睁大了眼睛:“完全看不出来啊!你看上去才二十出头的样子诶!”

横山的耳朵根都红了:“你别取笑我了,我早就是大叔了。”


“大叔才有感觉呢!”锦户笑眯眯的说道。


“啊?”

横山愣了下,但锦户只是笑了下,一句话都没说吃起了早餐,一直到早餐结束锦户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锦户站在玄关处,仰着头望着横山:“您经常去那家酒吧吗?”

“啊,不加班的话倒是会去。”横山点了点头。

然后那男孩很开心的笑起来,他说:“很期待与您的下次相会!”语罢,他拉着横山的衣摆将他扯向自己然后凑过去——


吻住了他。


横山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等一吻结束后他一下子往后踉跄了几步,眼疾手快的扶住了一边的柜子才堪堪的稳住了自己。

而锦户却笑嘻嘻的打开了门走了出去,要关上门时他还凑了头进来望着横山笑:


“下次见。”

锦户舔了下嘴角,有些挑衅也有些勾引的模样。



>>>

两天后横山再度站在了那家酒吧门口。

一个大叔还被一个小孩子给诱/惑的昏头昏脑的…被人知道了还得了,横山做着心理斗争,脚步犹犹豫豫的没有踏进酒吧。


……要不还是走吧。


他想着。


可就在他的脚尖要转向离开的方向时,酒吧的大门突然“砰——”的一声巨响猛地被撞开了,横山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几步,定睛一看,看到一个身形纤细的少年站在大门门口,他的脚下躺着一个呻吟不断的中年男人,那少年把额前凌乱的刘海一撩,拧着眉气势汹汹地吼:


“你这个人渣再碰我,下次大爷就把你大卸八块你信不信?!”


横山目瞪口呆的看着少年露出的面容,那少年也发现了横山,一下子愣住了,甚至都没去管从地上爬起来逃跑了的男人。


“额…你好。”

“…横,横山先生……”锦户咽了口口水,忽然想起好友说过自己没有刘海的时候会很有气势,于是赶紧埋下头用手扒拉着刘海,再抬起头时,又是之前那副狗狗眼无辜可爱的柔软模样,似乎之前揍人的那个人并不是自己一般。


——果然应该走的。


横山心想。



>>>

酒吧依旧非常喧闹,所有人都在激烈的音乐里放纵着自己,舞池里的年轻男女放肆的贴合着身体舞动着,偶尔接个吻也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


可能只有现在横山觉得尴尬极了。


他和锦户坐在一个小小的卡座里,相对无言的喝着酒。



最终还是锦户先打破了沉默:“横山先生…”

“什,什么?”

横山猛地抬起头,,倒是把锦户吓了一跳。

锦户笑了下:“今天横山先生来这里…是有什么事?还是…要找什么人?”

“……”横山咽了口口水,耳朵发红,“就,就来喝杯酒…”

“骗人,”锦户靠近了横山,“一个下了班的大叔要独自喝酒一般都会去居酒屋,来这种酒吧一般都是来猎艳的!”

“谁说的?”横山下意识的就反驳了,结果旁边不远处的舞池里传来了喧闹的起哄声——


“kiss!kiss!kiss!”


他们两人看过去,就看到两个男人在舞池的中央激烈的拥/吻起来,是非常火热的法式热/吻,两个人吻的啧/啧作响,在集中的灯光下甚至都能看到他们唇/舌之间拉扯出来的银丝,而其中一个男人的手都已经摸进了另一人的衣服下摆里,这人正好是面对着锦户横山二人,两人把这个动作看了个一清二楚,横山的脸都已经红透了,锦户倒是挑了挑眉,问道:


“喜欢在这种地方单纯的喝酒,横山先生也是蛮有情趣的。”


说道‘单纯’二字时还故意的加重了语气。


横山脸涨得通红,连脖子都染上了粉色,锦户似乎是喜欢他这副害羞却还无法逃跑的局促模样,故意站起身坐到了横山身边。

横山吓了一跳,反射性的就想要躲开,可是他却发现自己已经基本贴在墙边了,无处可躲,他只好抬起眼睛看向锦户。

锦户正好也在看他,见横山终于抬头看自己,不由得笑起来,他笑起来的模样非常阳光,俊俏的五官生动起来,让他看上去多了些少年人的活泼。他大胆的探出手触摸横山放在腿上的手,感觉到横山抖了一下但却没有躲开,于是得寸进尺的将自己的手指缓缓地前移。

横山能感觉到到锦户微凉干燥的指尖移动到自己的骨节处,轻轻揉了揉,又慢慢地将手抚摸到自己还没张开的指缝上,他俏皮的挠了挠,让横山忍不住瑟缩了下,这一下暴露出了缝隙,锦户瞧准了,将手指强硬地塞进了横山的指间,紧紧地扣住了。


——太近了。


身边的男孩传来火热的呼吸,横山感觉自己的呼吸快要烧出火了,他不知所措之间收紧了手,就听到男孩低哑的嗓音犹带着少年的无辜:


“横山先生的手把我抓的真紧呀。”


“我…我没……明明是你……”


横山试图反驳,却被贴上来的男孩吓得消了声,紧张得看着靠近他的男孩。

男孩却做出无辜的脸,乖巧的下垂眼挟裹着暧昧的水汽看着自己,长而翘的睫毛似乎扫在了自己的心尖,又痒又酥,猫唇似乎因为不满而微微嘟起,眼角和唇角的痣让他看上去可爱非常却又性感的要命。


空气真的热到极点了,横山想,要是再没有人来救他,他可能真的会原地爆炸吧——


“你们的‘霜冻玛格丽特’。”


小个子的酒保走过来,把托盘放下,他一头银发,在暖色灯光下印下一层浅浅的金色光圈,他笑起来,露出两颗可爱的兔牙:


“请慢用。”


横山愣愣地看着酒保走远。


——是天使啊!!!


锦户见横山走了神,皱着眉抽出了手,这下倒是把横山的注意力拉了回来,他见锦户坐直身体去拿酒,倒是让他有点意外了。

“诶?”

锦户瞥了他一眼,嘴角下撇:“诶什么诶,对我没兴趣直说,我还在这呢就光盯着小章看。”

“小章?”


那个天使叫小章啊。


锦户听到横山的反问,拧起了眉:

“你看上他了?”

横山一惊,连连摆手:“没,没有…”

“那我呢?”

这一击直球打的横山慌不择路,他结结巴巴:“你你你说什么呢——”


“我说——”

锦户猛地逼近了横山,他们靠得极近,鼻尖抵着鼻尖,只要锦户想,他稍稍一偏头就能亲到横山。

“你对我到底有没有兴趣。”

“没有兴趣我就不会再在你身上浪费时间了。”


横山看着眼前的男孩,心里一紧。


想起他那晚恬静的睡颜,想起他沐浴在晨光下的纤细背影,想起他看着自己笑意满满的眼睛,想起他亲吻自己时的灼热呼吸。

如果要是自己的回答是否定的,那是不是这些都要消散了,这些都会属于另一个人?

另一个人会占据男孩全部的时间,填满他的生活,然后再和自己没了交集。


自己真的希望这样吗?


想了想自己冷冰冰的屋子,想了想那个疏离了很久的前男友。

再看了看眼前人。



忍不住伸出了手。



>>>


那天分手时所遇见的少年R




>>>

横山回到家,看到锦户的球鞋摆在玄关处,一边松着领结一边走进屋子里,看到锦户穿着灰色的柔软毛衣窝在落地窗的半圆形躺椅里,他的脚边摆着好些才养不久的绿植,横山把衣服外套搭在原木的衣架上,坐到了沙发里,拿开了抵在自己背后的夏威夷风的抱枕,锦户赤脚踩在花纹繁复的地毯走过来,他放下手里的黄色水杯,凑到横山怀里,仰着头讨了个吻才笑嘻嘻去给横山放洗澡水。

横山揉了揉眼睛,看到黄昏的阳光透过落地窗落在自己的脚边,听到锦户的声音,笑了笑起身走过去了。


“来了——别催——”







FIN.

感谢阅读!!!


非常简单的故事了,希望你们能喜欢,如果触到了你的雷点我深感抱歉qwq


评论(8)
热度(57)

© 鸠巳六米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