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痨杂食慢更型菜鸡选手

【双桶/仓横】Longer and longer

·给 @陽子 的!特别不好吃,别嫌弃就好了呜呜呜

·写了两个不同的版本,放一起了

·我已经不会写日常了…写得我头秃……

·很短,ooc

 

 

 

 

横山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初夏的夜晚还是凉意甚浓,消去了白日里的暑气,凉意让横山打了个喷嚏,他揉着鼻子换上拖鞋往房内走去,看到大仓倒在沙发里玩手机,他的手边还摆着吃完了的空盒子,横山认出那是楼底下便利店里大仓最喜欢的咖喱便当。

横山走过去,准备把垃圾收起来,大仓就迅速挤过来:“裕先去洗澡!我来收拾!”

“…?”

“水都放好啦,”大仓把横山推过去,“再不去洗就要凉了哦?”

 

洗好澡后的横山出来,大仓已经收拾好了狼藉的桌面,还切了水果,大仓嘴里嚼着苹果,招手让横山过去。横山坐在大仓身边,氤氲着水汽的发梢还在滴水,大仓顺势将手里的银叉塞进他手里,取过横山挂在脖子上的毛巾给他擦起了头发。

男人因为落在眼前的碎发而微微眯起眼,稍稍埋头的动作像极了被擦毛的猫咪。

当头发擦得半干后,大仓揉了一把细软的黑发,笑眯眯的:“吃了水果之后头发就差不多干了。”

“嗯。”横山拿叉子叉了块菠萝进嘴巴,鼓着嘴巴一边嚼一边甩了甩脑袋,将凌乱的头发稍微弄平整了一些。

“这次买的菠萝很好吃吧,”大仓见横山又吃了一块,笑着说,“可贵了。”

横山叉了块菠萝喂给大仓:“很好吃。”

 

电视里放着搞笑艺人的节目,横山一边看一边笑起来,不需要在镜头前作反应的横山笑得没有那么夸张,但还是笑眯了眼睛,让大仓光是看着就觉得心里柔软下来了。

在家里时,横山看电视时格外喜欢靠在大仓身上,毕竟大仓身上暖和,宽阔的肩膀依靠起来也非常有安心感。

他这次也是半靠在大仓怀里,微凉的双脚缩在大仓的腿下面,笑起来时动一动脚让大仓有些心猿意马。

大仓侧过眼睛去看横山,能看到他白皙的皮肤因为笑容而浮起了一层薄红,眼睛因为电视的光线而闪闪发亮,他问:“跟我呆在一起很安心吗?”

“嗯。”

横山毫不犹豫地回答了。

他转过头去看大仓,笑意满盈:“你在身边的话,就会很安心。”

大仓忍不住紧紧地抱住了他,吻了过去。

 

 

 

 

横山一走进休息室就看到大仓横躺在宽大的单人沙发里,但是因为个子的原因腿都伸到了并排的另一张沙发上。大仓看上去已经睡着了,他的胸膛平稳的起伏着,身体陷进柔软的沙发里面,像一只冬眠的大熊。

其他团员都在另外的沙发上做着自己的事,他们放轻了音量,只为了不吵醒睡着了的男人。

横山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坐到了大仓脑袋那一侧的沙发里去,他拿出手机,窝在沙发里玩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嗜睡的人身边就也会变得困倦,横山打了个呵欠,缓慢地掀了掀沉重的眼皮,他望了一眼沉沉睡着的大仓,又看了眼正沉迷于各自手机书籍游戏机的成员们,默默地半躺了下来,脑袋凑向大仓脑袋的方向睡了过去。

横山浅眠,当大仓醒来时他也被惊醒了,横山迷迷糊糊地张开眼睛,就看到大仓笑着看他,大仓凑过去,压低了声音:

 

“裕睡得很好?”

“唔…”横山揉了揉眼睛,声音黏黏糊糊地,“还不错。”

“是因为在我身边?”

“嗯。”

 

横山点点头,再度躺了回去半阖上了眼睛。

大仓盯着他宽大领口滑下露出的白皙肩头,又看看他打呵欠时挺腰的动作,不自觉地咽了咽口唾沫。

他正想说些什么时,那边的成员都已经陆陆续续的开始收拾起东西准备各自回家了。

“那我先回家等你,”大仓拎起一旁的包,笑起来,“今晚吃奶油培根意面好不好?”

“好。”横山笑起来,朝他眨眨眼睛。

 

光线从横山头顶落下去,细碎的光线布在他的鼻尖,他的嘴唇上,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起来就像一只小狐狸,狡黠的样子让大仓觉得他似乎伸出了爪子挠自己一样。

大仓想说些什么,但门口的村上开始叫他,他只好朝横山挥了挥手急急地走了。

 

“你和yoko说些啥呢,两个人凑一起嘀嘀咕咕的。”村上问。

“游戏,”大仓摸摸鼻子,“晚上要一起开黑。”

刚说完就看到不远处的涉谷盯着他看,于是他赶紧说:“subaru君也和我们一起开黑啊!”

这时涉谷才笑起来,表情有些得意:

“有我带领你们,不会输的!!”

大仓看涉谷如此开心的模样,一口气憋在胸口处,最终还是咽下去了。

 

——看来是没有温存的夜晚了呢,今天没有给成员们坦白恋情的大仓忠义先生。

 

 

 

 

FIN.

 

感谢阅读!!

第一次写日常感的双桶…完全不可爱qwq如果触到了你的雷点我深感抱歉qwq

希望朱里不要嫌弃呜呜呜呜,我还是推荐您来搞一个日常黏黏糊糊的双桶!!!

 

以及最后,题目来自百度翻译(。

 


评论(5)
热度(34)

© 鸠巳六米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