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痨杂食慢更型菜鸡选手

【仓安】摩登酒馆(本子试阅)

·是仓安本其中一篇《摩登酒馆》的试阅

·还有另一篇的试阅,过几天会发上来

·本子预计八月中旬偏后的日子预售(也许(。




01.

 

大仓叼着烟走进居酒屋的时候,他并没有仔细的去看高中同学聚餐那地方有着哪些人。居酒屋不大,有些陈旧的木料为狭窄的空间里带来了些古老的味道,酒香弥漫在鼻尖,还混杂着烤串的焦香。

他微微佝着背走过去,两手插在裤兜里,一抬头就愣住了。

 

“嗨。”

 

对面的男人笑着冲他挥了挥手。

 

和记忆里的样子如出一撤。

 

“啊,yasu。”

 

男人还是那副柔和的模样,穿着个人风格强烈的服装,明明已经是三十来岁的人了,却还是充满朝气如同少年模样。

昏黄的光线从他的头顶倾泻而下,让他置身于小小的一方光晕里,就像是大仓记忆里的安田跑出来坐在这里了一样,

大仓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烟抽多了给抽出幻觉了。

然而身边的同学一把将他拉过去,喝高了的通红面容洋溢着笑容,满身的酒气却不令大仓讨厌,同学的声音大大咧咧地:“你看!是安田君啊!大忙人从东京一回来就被我们拉来喝酒了!”

看来不是幻觉了。

 

大仓坐到安田对面,安田正笑着看身边的同学混插打科,端着喝了一半的啤酒笑呵呵的,他脸颊发红,搭在额前的刘海让他看上去软乎乎的,眼角的笑纹十分明显,让人光是看着就不禁浮起笑意。

大仓一边剥着毛豆塞嘴里一边无意识地盯着安田的方向看,但眼神飘无定处,似乎是在看安田,却又似乎不曾将视线落在他身上一样。

在大仓的梦里他已经梦见过无数种相逢,他自认为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似乎自己高估了自己。当自己真实地看到那个人时,才会发现所有的准备不过是驴子栽进河水里时身上背负着的棉花。

 

聚会进行到尾声,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只留下了几个醉鬼和大仓安田二人面对面坐着。

大仓没喝多少,他其实很喜欢喝酒,来之前他都已经做好了醉的不省人事然后被同学拖回去的的觉悟,结果他现在却是这群人里喝的最少、脑袋最清醒的人。

对面的男人还在慢慢地喝着杯里的绿茶掺啤酒,他垂着眼睛,似乎盯着面前几乎堆成小山的毛豆在看。等他喝下最后一口酒,他终于开口了:

 

“我们把他们送回去吧,”他拿过放在一边的衬衫外套,“你知道他们的住址吧?”

大仓摇了摇头:“不知道。”

安田闻言愣了下,表情有些茫然:“啊?那…那怎么办?”

大仓重新点上一支烟,招呼着老板过来收钱,说:“去我店里吧,今天不开张,够他们睡的了。”

“啊,好。”

 

安田个子小,但却意外的有力气,大仓比谁都清楚。他看着安田扛起瘦削的男人往外走,觉得这几乎和记忆里的画面重合了起来,那时候的安田甚至还没有现在的体格,小小的男孩扛着比他高大许多的男孩子,一步一步走得艰难。大仓出神间,安田转头来催促他,他回过神,赶紧摸摸鼻子跟了上去。

叫好的两辆车已经等在了门口,见两人不方便,两个司机也下来帮着他们把男人都塞进后座,大仓和安田一人进了一台车,往大仓的店去了。

 

司机是一个爱说话的。他一路和大仓闲聊,大仓认真地听着,在听到有趣的地方时会大方的笑出来,车外的街景飞快的掠过去,模糊成了柔焦了的色块,又温柔又寂寞。

到了目的地,两人把沉重的男人搬下车,大仓的店是一家地下酒馆,安田站在街边目送着车子远去,大仓则走下去拿钥匙开门。

直到出租车已经消失在了视野里,安田才收回了视线,他看向开了门走上来的大仓——之前在酒屋里坐着还未发觉,现在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个自己记忆里只比自己高了少许的男孩如今已经长成了有着宽阔肩膀的男人。在远离家乡的这些年里他忙得脚不沾地,几乎没有时间去想有关于大仓的事情,他自己光是要活下去就已经竭尽全力了。

两个人合力把几个几乎睡死的男人抬下去,站在楼梯口,安田抬起眼睛,看到大仓头顶的招牌上写着‘摩登酒馆’几个字,招牌看上去已经有些年头了,酒馆的墙外还张贴着老旧的美式电影海报,此时的酒馆里还没开灯,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大仓让安田等一下,自己拿着手机打开手电筒照着路走进了里面去开灯。

灯光亮起来,橘色的光线不会很刺眼,反而很好的映在那些做旧的实木家具上面,墨绿色的坐垫还在光线下面有着细微的金闪,墙壁上的挂画隐没在阴影里,只露出小片的金色来。

大仓手脚麻利地收拾出角落的一片空地,走出来和安田两人把几个男人搬进去,扔在了那里,待安田站起身时,大仓已经从里屋拿出了两条毛毯,他走过来给男人们盖上,这才直起身长长呼出一口气来:

“累死人了,这几个家伙怎么那么重啊。”

“毕竟大家都是大叔了,”安田笑,“发福了啊。”

大仓咽了口唾沫看向安田:“你…要回去了吗?”

安田点点头:“得回去洗个澡呢,你呢?”

“我就住这,”大仓说,“后面就是我的房间。”

“唔。”

安田顿了下,双手有些局促地在裤子边蹭了下:“那我还是先回去了,麻烦你照顾一下这几个人了。”

“没事。”

 

大仓看着安田走到门口,心里的鼓点终于打到了最快最紧张的时候,他捏了捏发麻的手,心脏狂跳着开口了:

“你…你明天过来吗?就、就喝杯酒,叙叙旧什么的……”

安田推开门的手顿了下,他想了想,转过来对大仓笑了,笑容间还能看到他的两颗兔牙:

“可以呀。”

 

门关上了,大仓两手握拳:“太好了!”

他的动作很大,脚下一下没有稳住,踩到了身后睡着的男人光着的脚丫。

“啊——!!”

惨叫瞬间惊醒了大仓。





以上《摩登酒馆》试阅

也许之后还有这篇的试阅!我更喜欢后面一点!真的!

希望大家喜欢!!!

评论(2)
热度(14)

© 鸠巳六米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