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痨杂食慢更型菜鸡选手

我也不知道我现在的状态算不算走出来了。
我只是觉得没有实感,我现在看番组也还能看到他,听歌也有他的歌声,「他要离开了」这个事情总觉得不真实。
可是理性却又一次又一次的提醒我他真的离开了。

在听歌的时候,看番组的时候,听广播的时候,翻杂志的时候,整理纸片的时候——有关于他,我都会鼻尖一酸。

4.15那天我哭到不行,眼睛都肿了,朋友勒令我去吃饭,晚上听着「青春的全部」我又再一次捂着被子哭了。

现在我也许不会一下子哭出声,那个过程变得漫长了,酸涩慢慢的堆积,直到溃堤。

太不真实了。
我觉得那就好像是一场梦。
我醒了,我看到他还在节目里笑,我就觉得这才是现实。

就算什么时候变成六个人的节目了,我大概也会觉得是他生病了,缺席了。
对,缺席,我总觉得他只是缺席了而已。

那个发布会我至今没敢看,可能是害怕着什么,可是是什么我却又无法准确的说出来。

我现在就是个这样的状态,算不算走出来呢?我觉得不算诶,我现在的状态更像是逃避。
太难受了,我是个怂包,也是个胆小鬼,我下意识的选择了逃避。
已成定局的事情我已经无法扭转,我只能希望未来他们可以聚一聚,喝喝酒,聊聊天,就像现在一样。

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样的难过程度,希望我的回答能让你稍稍轻松一点,我不太会安慰人,可我希望您能好起来,好好学习,好好吃饭,生活还要继续,他要前进,我们也不能被抛下,等到他再次站上舞台的时候,我们还要为他欢呼,叫上他一声:

——昴君。


评论(1)
热度(7)

© 鸠巳六米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