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痨杂食慢更型菜鸡选手

一个小时前,我拿着杯子去外面洗漱,接好水,挤好牙膏,含了一口水然后一吐——
一只疑似蜘蛛但是有着尖尾巴的奇妙虫子蹦了起来。
吓得我拿着牙刷也往后一跳:“卧槽!!”

可是因为屋子里开着空调,窗帘也拉着,室友并没有发现我已经处在了有虫子的地狱里……(。
我小心翼翼的看,没看到。
又非常谨慎地往厕所看了下,也没看到。
然后我决定先洗漱,就走到了旁边的一个位置去——
一转头就看到了那只虫潜伏在水池台边的阴影里一动不动。

然后我盯着他飞快地洗漱完冲进屋子——
“来个人打个虫吧。”
于是唯一没上床的室友就出去了。
而我怂不拉几地扒着门看她徒手抓虫。
她:“这是蟋蟀啊。”
我:“……哦好的。”
结果谁知那蟋蟀小且弹跳力极强,室友抓了几下没抓住还蹦跶到地上来了,于是我尖叫一声又怂又怕又无情(…)地把门给关上看她一把抓住了蟋蟀。
又看着她把蟋蟀给扔出了阳台。
我才放心地送开了门准备拿手机上床。

……虫子太可怕了。
……敢徒手抓虫的人都是勇士。

评论(2)
热度(2)

© 鸠巳六米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