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痨杂食慢更型菜鸡选手

【BJ/横亮横】抬头是天,低头是你

★速摸的鱼,没头没尾,短,ooc,不甜


「前辈!」

锦户醒过来了。

他望着昏暗的天花板,一时反应不过来自己身在何处。
梦里的世界太过于真实与美妙,让自己重新置身于现实时反倒让人有些措手不及了。

他咳嗽几声坐了起来,沙哑的声音在沉默寂静的屋子里显得尤为突兀和尖锐。锦户不习惯这样的感觉,一边咳嗽一边下了床,一时间,布料摩擦的声音,拖鞋鞋底磨蹭木地板的声音都响起来了,这个空间终于像是活起来了一样,不再那般死气沉沉。
打开手机走向厨房就看到推上的推文:
“横山说一直都在看大仓的新剧,并称每一集都有按时看。”
锦户握着手机的手指紧了紧,又最终无力地松开了。
手机沉重地摔在餐桌上,声音巨大得扰人。
却又犹如心里无处爆发的苦闷,火山爆发时还有滚烫的岩浆和满天的火山灰,而自己却徒留胸腔里沉闷的吐息堵在嗓子眼不上不下憋得难受。

若是放在以前,锦户一定是半生气半撒娇地打给横山问他为什么不看自己的电视剧。
可是一切的事情都有一个度,敏感如锦户,他过早地注意到面对这个问题时横山眉宇间的无奈,意识到的一瞬间所有的情绪都涌了出来,却又被“疲倦”这样的情绪给压了回去。

就像是潘多拉魔盒里伸出了手将即将四散的情绪收拢了回去,然后上了锁。

锦户总说自己已经是个大人,可是面对横山的事情他却永远没有办法表现出自己理想中成熟的大人模样。
“户君你还是跟小孩子一样啊。”
那个人老是这么说。
惹得锦户又恼又无力。

我知道啊,我什么都知道。
可是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啊,前辈。

锦户光脚踩在毛绒绒的地毯上,微凉却又柔软。

「前辈?」

录制节目时,横山久违地坐在了锦户旁边。

他听到身旁的男人发出夸张的笑声后红了脸,用胳膊习惯性地遮住了脸。只露出笑眯起来了的眼睛,像一只狐狸。
不知是不是锦户的错觉,他觉得横山露出的脚踝都红了。

因为横山的动作,他们时不时地会碰到手臂和大腿侧。
每一次碰触都让锦户绷紧了神经,却又觉得是自己过于紧张了,可是刚放松下来那人又碰到了自己,于是再一次没有出息地紧张了起来。
…可是那个人毫不在意地样子。

“爱是想要碰触却又收回的手。”

这句话若是放在以前,锦户是嗤之以鼻的,他一向是行动派,如果喜欢了就会冲上去付诸以行动,约饭电话短信电影逛街烟花烛光晚餐小惊喜一样不落。
可是面对那个人,却突然没了全部的小心机和小手段。
反倒是发现那些所谓的套路用在那人身上起了反效果。

他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人的行动力是有限的。
锦户忽然发现了,横山铁了心要回避自己时周围筑起了铜墙铁壁,自己的长枪短炮根本没有任何用,锦户毫不怀疑,就算自己用了原子弹也无法。
触碰不到的人,最终成了最深的执念。

就像早晨梦里的自己追着他跑了很久,嘴里的称呼换了一个又一个,都换不来横山一秒的顿足。
“前辈…?”
那个人停下来了,他是少年金发时期的模样,转过头来脸上没有笑意,只有细长的眼睛里溢满的酸楚和疲惫。
那样的眼神几乎叫自己落下泪来。

「…前辈」

本来录制结束后,横山就约了大仓去喝酒,但是大仓说已经和锦户提前约好了。
锦户抬起头,拒绝的话都在舌尖滚了一圈,却被横山打断了:
“那我可以一起去吗?”
横山的眼睛在休息室的光线下显得十分柔软。
“…当然可以,”锦户咽了咽口水,“前辈。”
横山摸了摸鼻子,快速地戴上了口罩。

吃饭时,横山和大仓笑得东倒西歪,锦户看着醉醺醺的两个人,又看到玻璃上自己的倒影——双眼清明,没有醉意。
在他面前,不敢醉,不能醉。
他剥开毛豆,塞了一颗进自己的嘴里,就听到横山因醉酒而越发黏糊起来的声音:

“户君…最近对我好冷淡。”

锦户看过去,只见横山嘟着红艳的双唇,眼睛里泛着潋滟的水光,他白皙细嫩的脸和脖子都红着,这倒让锦户生出了是自己欺负了这个人的错觉。

反了吧。

“前辈才是,”锦户不紧不慢地说,“明明都不看我的电视剧,却要守着大仓的电视剧按时看呢。”
“到底是谁冷落了谁?”

过剩的酒精麻痹了横山的大脑,他茫然了大半天才听明白了锦户的话,自知理亏地低下头继续喝酒。
一旁的大仓倒是早已醉的双眼都要合在一起了。
锦户看着横山逃避的样子已经见怪不怪了。
只是觉得可能自己毛豆没有咽干净,吞咽唾沫时老是感觉毛豆渣像砂石堵在喉咙眼,让喉咙又沙又干涩,仿佛下一秒自己就要呕出血来。

没关系的。

锦户垂下眼睛。


没关系的。



他闭上了眼睛。


「前辈。」

大仓被塞进出租车里,安田朝他抱歉地笑。
锦户摆摆手,扶着横山进了另一辆车里。

横山醉了之后就像一只八爪鱼,恨不得整个人都缠在锦户身上扒都扒不下来。
锦户说不清自己是开心还是难过。
这人的呼吸就熨帖在自己的脖颈处,久了反而好像凝结出了水珠,让锦户怀疑到底是自己出汗还是那人的呼吸过于灼热了。
横山的住处离自己不算近,可是却感觉今天的车程格外短,锦户都想质问司机是不是抄了近路。
下了车,锦户拖着手脚发软的横山往公寓里走,进电梯后熟练的按下了“13”这个数字。
时间已经挺晚了,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一点点的动静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显得剧烈。
磨到了13楼,锦户推着横山出去,横山已经恢复些意识了,他手脚不利索地掏出钥匙,打开房门,晃晃悠悠地进了家门。
一回头却看到锦户站在门口。

“户君?怎么不进来?”

他口齿不清地问。

“…很晚了,我得回去了,”锦户半张脸隐没在阴影里,“好好休息,前辈。”

横山迷迷糊糊间只能看到锦户上翘的嘴角,无法再去分辨他的语气是怎么样的,只顾点了头。
在他低下头的时候,并没有看见锦户挣扎的眼神与握紧了拳头。

“那我回去了。”

锦户说,准备关上门离开。

“晚安,户君。”
“晚安。”

合上了门。

七月初的夜风倒有些冷了,锦户揉揉鼻子,钻进开着暖气的车里,身上还有着未散去的酒气,似乎还有着那个人钟爱的香水味道。
他不懂香水,也不懂什么前调后调,只觉得自己身上遗留着像极了那个人的一点味道。
他说不太上来。

——浅淡的香气似乎携着些海水气息,被风散开后又有了些苦涩的味道。

锦户发现自己演了那么多电视剧,跟那么多不一样的女演员接触过了,戏里戏外演绎了无数种爱情,却还是没有办法参透一星半点关于“爱情”的解答。

生活终究不是戏。

没有跌宕起伏的剧情,也没有从一始终的天意,更没有人人艳羡的两情相悦。
不过是一封洋洋洒洒却没有送得出手的情书而已。

不够浪漫。
也不足心酸。

只是遗憾和疲惫稍微多了些。

锦户想。

回到家里,放在果盘里的香蕉只剩下了一只,阳台的花草静谧无声,皮质的沙发一点暖意都没有,摸上去冰冰凉凉的,灯似乎有点坏了,进门几分钟了都还没有亮起来,看来明天又要自己动手修了,冰箱里的面也不剩多少了,葱倒是还有很多,衣服还没有晒干,还有一点点湿润,这不禁让锦户苦恼起来明天穿什么。

锦户看了眼手机。
“1:54”

快要两点钟了。
不知道前辈睡着了没有。



FIN.

感谢阅读!!!
是一个不甜的BJ,是群里的大家给了我思路!!!如果触到了你的雷点我深感抱歉qwq
哔叽女孩日常没有粮要哭了噫呜呜噫😭

评论(7)
热度(42)

© 鸠巳六米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