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痨杂食慢更型菜鸡选手

【仓安】摩登酒馆(本子试阅2)





02.

 

夜里的时候,大仓做了梦。

 

梦里头的安田还是十七岁的年纪,少年发梢下的脖颈线柔软向下,隐没在宽大的T恤领口,短短的袖口下露出少年纤细骨感的手臂,肤色不算白皙,那蜜色的手腕倒是总能轻易地勾去大仓的视线,而当少年睡相不太好时衣服翻上去,能看到他纤细柔韧的腰身,薄薄的一层肌肉覆盖在他的小腹,弓起腰时也还能看到肌肉上那一点软肉,倒是让他多出了些许少年气,而他笔直的双腿经常藏在长裤后面,只有在夏天那短短的几个月里能看到他穿短裤时露出的小腿来,那可是一年中很难见到的的绝景,大仓总是格外的珍惜。

两人从小一起长到大,他们时常会到对方家里玩,然后睡在一起度过了好多个夜晚。

大仓已经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安田的了,他比安田小上一岁,小时候他长得还不算高,总是跟在安田身后当一条小尾巴。小时候的安田不算一个顽皮的孩子,但是是非常有活力的小孩,长成少年后更是如此,他喜欢吉他,喜欢音乐,在他们一起骑车上学的路上时安田总是会哼着不知名的曲调。

那时的他们总会分享同一只冰棍,粘腻的糖水在灼热的天气下化了一手,也会齐齐赤脚跑到海边去抓海货,然后一身湿透了还沾着沙子跑回家,也会在下雪的日子里冻红了鼻尖跑去堆雪人,吸着鼻子望着对方笑起来。

 

那是大仓年少时记忆里最柔软潮湿的全部。

 

醒来时他并没有感觉到头疼,毕竟昨天只喝了那一点点酒,要是那点酒都会让他宿醉的话他才觉得自己是真的老了,然而现在,他还年轻。

他光着脚下了床,掀起T恤挠了挠肚子,撩开窗帘一角发现今天是个雨天。

雨水附着在玻璃窗上,断断续续地往下流去,紊乱的雨痕扰乱了窗外的景色,看不清的公寓楼和大厦成了灰沉的影子,树木也隐没在影子之下,视野里一片模糊的轮廓,让人不由得有些茫然起来了,潮湿的空气更是压的得人无法喘息。

 

大仓换了衣服走出房间,走过有些昏暗的过道,推开门后就看到那几个男人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呼呼大睡。大仓绕过去,也没叫醒他们,径直走到后厨去准备早饭。说是早饭,但是现在已经是上午十点过了,这顿饭应该说是早午餐了才对。

做了简单的煎蛋火腿三明治,走去把他们叫醒,倒了咖啡和牛奶招呼那几人过去吃饭。

 

吃饭时男人们聊起了他们的高中时候。

“那时候安田君可帅了啊!弹吉他的时候好多女孩子为他尖叫呢。”

“是啊,而且学习也很好!学习又好,又会弹吉他,性格又温柔,人长得也帅气,真是太厉害了!”

“三年下来我都没见过他跟谁生过气呢。”

“他去东京之后我回学校老师都还在聊他呢,可希望他名声大噪了。”

 

吃过饭后,几人就告别了,大仓送走他们,回到了后厨去洗碗。

 

当做一件没什么意思的事情的时候,就很容易出神。

大仓想起了十几年前最接近心脏的一次。

 

 

“还不起来?待会迟到了我可不帮你了哦。”

 

那是某一个五月的早晨,大仓看着安田凑近的脸,眨了眨眼睛翻身坐起来一把将安田压回了床铺,安田惊叫起来,大笑着抱住了大仓的肩膀,大仓笑着将整张脸埋进安田单薄的胸膛,少年人的高亢的笑声闷在胸口处,传来热烈的鼓动。

闹够了后的两人坐起来,眼睛亮晶晶的,安田的喘息听在大仓耳朵里,倒是让大仓的心狂跳了起来。

 

——就像是快要气球快要充满气了,光是看着那样的气球就会觉得紧张。

 

他凑过去,安田的笑容顿住了,似乎也发觉了不太一样的气氛蔓延开,一时间没了动作。

大仓靠的很近了,呼吸就在两人的鼻息间纠缠在一起,可是就在几乎要亲上的时候大仓停住了动作。

 

然后他忽然笑了:

“被我吓到了吧?”

 

退开来的那一瞬间,气球‘呼啦啦’的没了气,瘪下去了。

 




证明我还是有在好好地肝本子!!!!

(才不是今天的摸鱼没搞完所以拿这个来混个更呢(x

评论
热度(15)

© 鸠巳六米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