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痨杂食慢更型菜鸡选手

【山坂】第七号死者(吸血鬼paro)

第七号死者

。吸血鬼山坂paro
。ooc预警
。一点都不甜




“今日在某公寓里发现一具女尸,和三天前的女尸情况相同,全身血液被抽干,其他地方完好无损…”

少年抬起眼睛看了一眼电视,然后又漫不经心的垂下头抱住了膝盖。
男人进来时就是看到这样的男孩坐着的画面——柔软黑发下的苍白皮肤,圆形的眼镜架在鼻梁上,雪白的衬衣下摆扎进棕色短裤里面,勾勒着一截纤细的腰身,男孩细瘦的小腿被包裹在干净的白色长袜中,露出一段膝盖。
男孩看上去仿佛即将陷入沉睡,但在男人进入房间的一瞬间他就缓缓睁开了眼睛并且看向了男人的方向。
少年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男人一步一步的朝自己走来。

男人走到男孩的身边坐下来,低笑着问:“坂道君饿了吗?”
坂道君——小野田坂道摇摇头。
男人笑着摸了摸小野田颈后柔软的发梢:“也是呢,毕竟昨天才进过食呢。”
小野田的眼神垂下去,原本清澈的蓝眼睛变得灰暗下去。

“真波君…”两人静坐了许久后小野田开口了,“不去上班吗?要迟到了。”
“啊啊,”真波看了眼手腕上的手表,“要走了呢,不然又要被前辈骂了呢。”
然后真波站起身走出房间,些许时间后又进来,进来后的他穿好了齐整的西装,他走到小野田面前埋下头——

两人的唇舌在真波的引导下纠缠在一起,原本麻木的舌尖被挑 逗着,不自觉的漏出一两声暧昧的呜咽。
一吻结束后的小野田细细的喘 着 气,但有些病态的苍白皮肤依旧,只有小野田湿润的眼睛和红润的嘴唇昭示着他才经历了一次激烈的亲吻。
真波笑眯眯的摸摸小野田的头发,道别的声音轻快又愉悦:
“我出门啦坂道君。”

真波关上门后,房间陷入了黑暗。
房间的窗户挂着厚重的黑色遮光窗帘,一点光也没有,小野田就坐在这黑漆漆的房间里,一动也不动。
没有什么好动的,出去了也是黑的,整个房子都被真波挂上了遮光的窗帘,不让一点光线透进来。
因为那样温暖的光线会伤害到小野田,哪怕只是一点点。而真波不允许这样的一点点,没有人或东西能伤害小野田——除了自己。


进了警署后的真波刚刚坐下头就被狠狠地拍了,还伴随着脾气暴躁的前辈的声音:“你又迟到了!”
真波摸着头顶朝前辈笑:“不好意思啦荒北前辈,起床起晚啦。”
“最近那么大起案子你还可以睡过头!”荒北又狠狠的打了真波的头。
真波一脸抱歉的笑容:“对不起啦,实在是太累啦。”
荒北正想说些什么时身边就凑过来一个男人,男人笑着:“好啦靖友,要去开会了哦。”
“嘁。”荒北翻了个白眼走了,真波则迅速收好资料跟了上去,最后还跟男人眨眨眼,做了个谢谢的口型。

会议室的几个男人的气氛实在是称不上轻松。
“这已经是第五起案子了,”福富坐在主位上面色凝重,“而至今为止的线索还少的可怜。”
“想不通啊,”东堂头疼的说,“这个连环杀手到底图个什么?房间完好,尸体没有凌虐痕迹,也没有侵犯痕迹,不是施虐不是性也不是金钱。”
众人沉默许久。
“再去查,”福富沉声说,“不可能什么都没留下。这个世界上没有最完美的犯罪。”
众男人答了是,纷纷起身出去了。


真波他们一进公寓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香水味,东堂皱皱眉,走到紧闭着的窗户前将窗户打开了:“这味道也太重了。”
“是啊,熏死人了。”真波说,一边说着一边走进公寓。
尸体已经被运走了,真波走到原尸体所在的沙发边仔细看着,还伸出戴着手套的手指摸着沙发。
东堂看了真波一眼就转身进了受害人的卧室。

等东堂再出来时就看到真波站在阳台上,东堂走过去:“有什么发现吗真波?”
“……嗯?”真波转过头看到东堂后他摇了摇头,“现场太干净了。”
东堂叹了口气:“这个女人的房间里面也是放有圣经一类的书,也是个基督教徒。”
“这几个死者的共同点就只有几个呢,独身的女性,基督信徒。”
真波说,垂下眼的样子像是在仔细的思索着什么。
东堂揉了揉鼻子:“这次凶手唯一的失误就是把香水给碰掉了啊,碎片上没有指纹,也没有留下脚印。”
“东堂前辈的鼻子不舒服的话我们就先走吧?”真波提议道,“待会荒北前辈他们还要再来呢。”
“嗯,走吧”东堂点点头。


晚上开会时气氛更加凝重了。

“这次的房间里有很重的香水味,推测是凶手打翻的,但不是在争斗中打翻的,房间内没有打斗痕迹,”荒北说,“在受害人的房间内搜出了圣经等基督教相关书籍,书籍有长期翻阅的痕迹,字迹对比证实是受害人的书,这次的受害人也是个基督教徒。”
福富看向坐在东堂身边的真波:“真波,你有什么看法?”
“我的吗?”真波愣了下,继而说到,“这几个受害人房间内没有打斗痕迹,那么是不是可以推断是熟人作案?其次几人都是基督信徒,那么会不会是几个人有共识的熟人作案——比如说共识的基督信徒。”
“嗯,”福富点点头,看向东堂,“东堂。”
东堂开口:“房间摔碎的香水瓶碎片上没有查到受害人之外的第二人指纹,那么我推测应该是凶手杀人后离开时不小心打翻了香水瓶,且地上没有留下凶手的脚印。”他翻了翻手上的资料,“这次受害人身上唯一的外伤也是脖子上的两个圆孔。没有查出有第二个人的DNA。”
听到这里,真波嘀咕:“像吸血鬼一样。”
“总之先从这几个受害人共识的熟人开始排查吧。”福富说到,揉了揉眉头。
“是。”


真波回到家后,入目的是一片漆黑。
他面带微笑的高声喊道:“我回来了哦坂道君——”
没有回应。

他走进房间,只见少年卧倒在床上睡着。
少年苍白的皮肤在黑色的大床的映衬下更有点病态的样子,纤细的身子蜷缩着,眼镜歪歪的放在一边。
模样安详。

小野田被真波叫醒时还有点分不清现实与梦境,他恍惚间还以为自己是六年前的小野田坂道,尚是十七岁的年纪,和十七岁的真波谈着纯情到拥抱都脸红的恋爱。
而自己却在某一天醒来时变成了这副模样——渴望鲜血,昼伏夜出,害怕阳光,皮肤褪去血色。
他害怕这样的自己,想和真波分手,却被真波找到家里来,见到自己这个样子他也没有离去,而是一直守在自己身边。
最初还只是喝一点点真波的血液,可逐渐变得贪婪起来,于是变成了喝动物血,一直到现在——

真波看到小野田刚刚睁开眼睛时红色的眼睛褪成蓝色,明白他清醒了。
小野田看到真波坐在自己身边看着自己,手指还摩挲着自己冰冷的手。
“醒了?”真波笑,“饿了吗?”
小野田舔舔嘴唇:“不饿,你去吃饭吧。”

真波只是笑,他不做声的咬破了自己的食指,然后将流着血的手指探向小野田不自觉微微启开的嘴唇。
指尖被濡 湿的舌 尖和湿 润的口 腔包 裹着,少年柔软的舌尖不断舔 舐着男人手指渗出的血液,带着些急切。
真波见小野田的眼睛开始慢慢红起来便将手指抽了出来,小野田一愣,看向真波,只见真波把小野田含食过手指放进了自己的嘴里,小野田一下子露出了害羞的不得了表情,不敢再看他。
真波把不再渗血的手指用纸巾擦干,然后摸了摸小野田的脑袋:“饿就说,我会帮你的。”
小野田听罢眼睛里一下子涌上了一层泪光:“不……我不想……”
“可是你会饿不是吗?”真波说,“没关系的,我没关系的。”
小野田垂下头,感受到男人温暖的手掌在头顶温柔的抚摸着。

“今日在某公寓里再度发现一具女尸,这已经是我市发现的第六具女尸,全身血液被抽干,但其他地方完好无损…”







FIN.
感谢阅读!!!!
点耿的吸血鬼paro!!!!一点都不甜qwq如果触到了你的雷点我深感抱歉qwq
写的不明所以,没有推理,bug是有的,尽量无视吧哈哈。

评论(5)
热度(38)

© 鸠巳六米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