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痨杂食慢更型菜鸡选手

【仓安】尖角屋子

>巫师仓×平民安
>不像童话的童话故事【x】本质是甜的!

>最后画风突变!!!ooc注意!!





>1.
安田居住的小镇常年大雾,白茫茫的雾气中安田老是会看不清在雾气里最远的那座尖角屋子的全貌。
他问朋友锦户,锦户并不在意的瞥了一眼说到:“谁知道啊,那种房子。”
于是他又去问好友丸山,丸山有点迷茫:“嗯……我记得老人说那是被诅咒了的房子哦。”
被诅咒了的房子?安田有点疑惑,于是又问:“那里面有人住吗?”
丸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摇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呀。”

安田回了家之后问自己的母亲,母亲严肃的对他说:“那是被诅咒的房子,里面住了一个巫师,那也是被诅咒了的,你可千万不要因为贪玩而跑进去啊,会被诅咒的哦。”
安田很想问问那个「诅咒」到底是什么,是会永远吃不了好吃的料理,还是会穿不了好看的衣服,还是会永远见不了好朋友或者家人,还是会像大人们说的那样——
——死去。

可是安田实在是不太明白「死」的含义。
他才六岁,还有好多好多理解不了的事呢。




>2
安田十八岁的时候镇子上发生了一起失窃案。
失窃的不是珍贵的珠宝,也不是昂贵的布料,而是一家小餐厅前一天晚上包好了的饺子。
而非常不巧的是,那家小餐馆正好就是安田家。
安田的母亲怎么也想不通怎么会有人来偷饺子,但是没有办法,警署说这些东西没什么好查的,于是安田一家只好放弃了搜查犯人。

当天下午的时候,安田和丸山一起跑去了森林里玩。
雾很大,进入森林时两人还好好的拿着小油灯牵着手慢慢的走着,可是进入了森林一会,丸山不知怎么看到了一只黑猫,惊喜的叫了一声就追上去了。
只剩下安田一个人在白茫茫的雾气里找不到方向。

其实安田并不算很恐惧这里。
小镇雾气很浓,森林里也是常年弥漫着浓雾,让整个森林都变得阴冷而潮湿,因此在森林里几乎没有什么恐怖的野兽。
唯一令人会止住脚步的应该就是在森林深处的,那座小镇上人人口耳相传的那座「被诅咒的房子」而已。

安田手里的小油灯快要烧完了,他有点着急,不过幸好在小油灯熄灭的时候他到达了一座屋子。
他抬起头去看,却因为雾气而看不清屋子上面的模样,只能看到眼前屋子的木门和一扇小小的圆窗。
安田想起了小时候母亲告诫他的话,有点犹豫,可是如果现在不进去这间屋子,他没有灯,会迷路在森林里,然后再也走不出去,而如果他进了这间屋子,没准还能保一命,毕竟那个诅咒从来没人说清过到底什么诅咒。
于是安田上前一步敲响了门。

随着里面一声“进来”,门都不需要安田去推就自己打开了。
门一打开,安田就看到里面坐着一个男人,男人一头金发,面容俊秀,看向自己时嘴里还在吃着东西,安田闻着这味道有点熟悉——


妈妈我可能知道我们家的饺子到哪去了。




>3.
男人长得高大,靠近安田时安田本能的后退了一步。
“我叫大仓忠义,”男人察觉了安田的动作,于是友好的笑了笑,“你是谁啊?”
“我,我是安田章大…住在这个镇上。”
“哦——来森林探险结果走丢了吧?”
“嗯……”

大仓扶了扶象征着自己身份的尖角帽,坐在了壁炉边的椅子上,笑着说:“没事的,你坐一会,我们聊聊天吧。”
“聊了天之后…我就可以回到家了吗?”
“对哦,聊一会打发下时间,一会就放你回去。”
“那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嗯?说啊。”
“来这里会被诅咒吗?”

大仓无语的看着眼前的少年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目光里慢慢的都是求知欲,认真的模样过于可爱,让孤家寡人了好多年的大仓心里突然跳动了一下。
“为什么会这么问?”
“因为我好小的时候大家就在说不要去那个森林里的尖角房子,是被诅咒的房子,里面住着的巫师也是被诅咒了的,如果普通人进入了房子就会被诅咒。”
“…也不全错。”被一连串的「诅咒」搞得昏头的大仓无奈的回答。
“诶?”
“我确实是个巫师,也住在这里面。不过嘛,”大仓揉了揉眉心,“没有什么诅咒这个说法啊。”
我就是造了个屋子,为了大家都能看到这个屋子来找我玩才建了个尖角屋子啊。
大仓心里委屈的想。
结果这么多年都没人来。

当安田听到大仓说出建造这个屋子的原因后惊讶的张大了嘴:“…就这样?”
“对啊,不然你以为我真是个没事干的黑巫师吗?有我这么帅的巫师吗?”大仓说道。
“可是既然你希望有人找你玩,你完全可以进小镇来呀?为什么非要住在这个森林里啊?”
安田睁大了眼睛,问。

“因为我要保护你们啊。”

大仓笑起来了。




>4.
大仓的家族是一个很大的巫师家族,不同于某些黑巫师,也不同于某些商业巫师,他们是以「守护」为己任的巫师。
当每一个孩子成年之后就要寻找自己想要守护的地方,安居下来,直到有后代延续下来,世世代代的守护着一方水土。但是如果巫师改变了自己的想法,觉得这个地方不再需要或者不再值得自己守护时,可以直接收拾走人寻找下一个守护之地。
而安田所在的这个小镇就是大仓十二年前找到的并决定守护下来的地方。

“那这些雾……”
“这雾跟我可没关系啊,”大仓看了眼窗外,“我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有很浓的雾了,现在的雾都还是我处理之后变淡了的。要不然你们连我屋子的尖角都看不到。”

“哦…”安田应了一声,转头看着屋外的雾气仿佛陷入了什么思绪一般。

 

大仓打了个响指,安田一下子打了个激灵看向了大仓:“嗯?”

“时间差不多了呢,”大仓笑着说,“送你回家吧。”

安田点点头站起来,却发现大仓并没有准备起身出发的意思。

“大仓先生…?”

大仓看着他笑,只是举起一只手,然后在他修长的指间慢慢升起一点雾气,然后这些雾气幻化成了一只小鸟的模样。

“你跟着他走吧,不出半个时辰就可以回到镇上了。”

安田楞了一下,他原本以为是大仓亲自带着他走出森林,却没想到是大仓随意捏出一只鸟来指引他。

但大仓仿佛是看穿了安田的想法,于是解释道:“我不能走出这间房子,这些雾对我的法力有腐蚀性,所以只能让我的宠物送你出去了,不好意思啊。”

“啊,没关系的。”

安田朝大仓鞠了一躬准备离开,大仓低低的说了一句:“别再来啦。”

安田闻声抬起头,诧异的看着大仓,大仓只是挥了挥手,安田就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屋子外。

他拍了拍门,可是里面的人并不理会他,他无措的站在原地,无法之下只好提着他已经没油了的小油灯跟着那只小小的,发着浅绿色的光芒的小鸟走了。

走了几步之后他回头看了一眼屋子,却发现雾气已经浓到看不清那间屋子了,明明他才走了不到十步而已。

安田心存疑惑,慢慢的跟着小鸟走了。

 

 

 

 

>5.

安田没有告诉任何一个人他见到巫师的事,也没有告诉任何一个人那座屋子实际上并不是什么被「诅咒」的屋子,只是一个寂寞的巫师守护着这里的居所罢了。

 

一个月之后安田又站在了森林外面。

 

他背着包,包里装着食物和水,手里提着油灯,在心里鼓了一口气之后踏进了森林。

森林里的雾比上次来的时候更浓了,而且温度也更低了。安田喘了口气,努力的辨认着尖角屋子的方向,眯着眼睛试图看清一些。

安田想,也许是上天眷顾自己吧。

他站在屋子外,忐忑着敲了敲巫师的门:

“大仓先生,我来找你玩啦。”

 

门开了。

安田放下手,紧张地等待着木门缓缓地打开了。

屋子里的人窝在壁炉边的椅子里,他的神色有些困倦,看向安田的视线还有些迷茫:“啊,是你啊。”

“大仓先生,你怎么了!”安田进了屋子,急急的跑向了大仓的方向。

大仓的脸色苍白,嘴唇都有些干裂了,眼下带着明显的青黑,他缩在椅子里,裹着毛毯,模样憔悴得不得了。

“这个雾…”大仓说,然后皱着眉咳了两声。

安田着急的抓着大仓椅子的扶手:“雾?雾怎么了?”

大仓苍白的笑了下:“我上次说过的吧…这雾很古怪,对我的法力有腐蚀性…上次送你出去的时候我用法力幻化出来的灵宠被腐蚀的很严重,连带着影响到了我,还没恢复过来。”

伏在椅子边的少年愣了下,模样有点慌张:“那,那我这次…”

安田的脑子有些乱,他想自己又给大仓添麻烦了,如果不是自己那么大仓也不会变成这样,他正懊恼着,大仓就把自己冰凉的手覆盖在了安田的手上。

 

“大,大仓先生?”

“你可以帮我个忙吗?”

“什,什么?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事我一定尽全力帮您!”

 

大仓“嘿嘿”一笑:

“我饿了,能帮我做点饺子吗?”

 

 

 

 

>6.

于是安田照着大仓的指示找到了面粉,水,蔬菜和肉。

对于食材如此齐全巫师先生给出的解释是:“早就买了,只是身体久久不好,所以没有精力去做。”

安田没有去追问他是怎么买的,任劳任怨的在料理台边做起了饺子。

于是大仓裹着毛毯心安理得的看着小小的少年在料理台前忙碌。

 

大仓咬了一口安田送到嘴边来的饺子,表情都变得幸福了起来,可能是安田的错觉,他觉得屋子里都亮了些。

吃了一个,大仓催促着安田接着喂他吃下一个。

等到吃完三十个皮薄馅多的饺子后,大仓的状态肉眼可见的好了起来,他扔掉身上的毛毯,伸了个懒腰,心满意足的拍了拍肚子:“啊——好幸福啊!”

安田愣愣的看着他,目光随着他的走动移到了窗边,他发现外面的雾气消散了些,窗外终于不是白茫茫一片,终于可以看到了些隐约的树木的影子。

“雾散了好多啊!”安田惊喜的喊道。

大仓侧头看了眼兴奋的冲到自己身边扒着窗口的男孩子,觉得心里有什么被唤醒了一样。而安田极其兴奋的抬起头,两颊都因为兴奋而红起来了,他笑的十分开心,眼睛亮晶晶的自下而上望着大仓:“雾少了好多诶——”

话音未落,大仓就低下了头凑近安田,安田条件反射的闭上了眼睛——

啾。

 

安田捂着嘴脸颊通红的望着大仓,大仓也有点不太自然的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耳朵:“嘛,都是你的功劳啦。”

“我的功劳?”

“我吃饱了就有法力驱散雾气了嘛。”

安田张大了嘴。

 

——巫师先生的法力输出大小竟然是物理补给?????

 

 

 

 

>6.

小镇上最近的雾气淡了很多,小镇上的人都很开心,随着雾气的消散,人们的心情也开朗了起来。

安田坐在石凳上,望着这些开心的民众,觉得自己的牺牲还是有回报的。

 

夜里他再一次进入了森林,熟门熟路的到了尖角屋子外面,这一次他没有敲门也没有叫人,而是直接推门而入了。

然后就看见大仓坐在椅子里,嘴里塞着一只鸡腿,手里还拿着鸡翅膀,桌子上原本安田留给他吃三天的火鸡已经只剩下了骨架。要知道,这才过去了一天而已啊!

“我说……你会不会吃得太多了?”

“曲五痕非体梨德…”大仓含含糊糊的说道。(驱雾很费体力的)

安田觉得自己的太阳穴可能已经蹦出了好几个大写加粗的井字号。

 

 

 

 

>7.

其实安田也问过大仓有没有其他的加强法力输出的方法。

大仓听了之后说其实法力输出的大小和他的心情愉悦程度成正比,而吃食物是能最快让他心情愉悦的方式,而最近倒是多了一个方法。

安田连忙追问是什么。

大仓支支吾吾的,耳朵发红。

安田不耐烦的又问他是什么。

然后大仓耳朵尖红红的低下头去亲吻安田。

 

 

 

 

>8.

吃货老流氓。

 

 

 

 

>9.

来自安田的评价。

 

 

 

 

>10.

至于我们的大仓巫师先生,他正捂着被打了的脑袋泪眼汪汪——

——为什么亲自己的小男友还要被说成是老流氓啊嘤。

 

 

 

——再怎么着也是个帅气的老…帅气的流氓啊。

大仓委屈的嘀咕。

 

 

 

 

 

FIN.

感谢阅读!!!

梗来自于某天早上外面起了很大的雾…【x

如果触到了你的雷点我深感抱歉qwq

最后的画风突然就变了,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去结尾了…嘤


评论(8)
热度(96)

© 鸠巳六米六 | Powered by LOFTER